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萝卜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不良人

第四百八十七章 读书人的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魔宗大祭司看到了埋骨地,他亦看到了猩红之海。



    对魔宗大祭司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和突破的事情。



    这意味着他接下来能够全面的获得提升。



    对一个魔宗修行者来说,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令人感到兴奋的了。



    这种兴奋真的是刻在骨子里的,能够让人完完本本的感受到快乐。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魔宗大祭司抬头望向夜空。



    他非常喜欢在这个角度来欣赏星空。



    漫天繁星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美妙。



    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难以形容的,但是当你真的享受到这种感觉之后你就会爱上他。



    有的人向往光明,有的人向往黑暗。



    对他来说显然黑暗更加具有吸引力一些。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黑暗之神的信徒。



    既然是黑暗之神的信徒,当然要虔诚的信任黑暗之神。



    凡是信任黑暗之神者必得永生。



    凡是信任黑暗之神者必得强势的提升。



    魔宗大祭司知道自己现在距离黑暗之神又近了一步。



    因为他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东西了,他已经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到那些东西了。



    这些东西真的是令他感觉到了无比的兴奋。



    没有一个黑暗之神的信徒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而感到兴奋的。



    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真的可以算的上是极限的提升了。



    获得了这些极限的提升之后,魔宗大祭司能够完美的感应到许多的东西。



    他能够感应到自己为何会信奉黑暗,他能够感应到自己如何召唤黑暗。



    或许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拧巴,但是在魔宗大祭司看来,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要想全面的提升自己,要想全面的提升黑暗之神信徒的实力,他就必须首先要保证虔诚,保证忠诚。



    这点的重要性真的远比其他的事情重要。



    如果能够保持忠诚,保持虔诚,那其他的事情都能够轻易的做到。



    但要是这两点得不到的保证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要面临的一切或许都会带来相当巨大的冲突。



    魔宗大祭司当然希望看到冲突,但却不是暗界之间的冲突,也不是来自于远古之地的冲突。



    他希望看到的冲突是来自于遥远异界与这个世界的冲突。



    他希望看到的是冲突之下,整个大周帝国走向覆灭的景象。



    这个景象其实是相当难以做到的。



    因为有的时候书院有着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或者说是纠错能力。



    原本你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久而久之你却发现完全就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一回事。你会发现书院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候跳出来捣乱。



    在你觉得一切显得无比无奈的时候,你会发现书院的弟子会及时的跳出来给你雪上加霜。



    书院的修行者实力都太强大了,而且他们的身上带着一股骄傲不逊的傲气。



    这一点才是令魔宗大祭司最感到绝望的。



    当一个人一直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傲气的时候,那真的是非常的难以对付的,这样的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相当难以对抗的。



    有的时候,魔宗大祭司会在想,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他是一个书院弟子的话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他之所以生出这个念头并不是因为他自己对于书院有多么的向往,而只是单纯的希望这样可以帮助自己极大的提升冲击力。



    只有你对对手足够了解的时候,你才能够对对手造成相当巨大的冲击力。



    要不然的话,所谓的冲击力其实相当的一般。



    一个强大的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他的冲击力都是无比强大的。



    当一个人已经熟练的掌握了他整个宗派的所有功法的时候他就会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朝外看,他会想要看以看外面有什么,他会要想要看一看外面的风景是怎样的。



    但是他绝不是单纯的去欣赏什么风景,他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些从未有见过的东西,他只是想要弄清楚看到这些从未有见过风景的代价是什么,以及会有什么样的对手在这个时候冲出来。



    当冲出来这些对手的时候,绝对会给人非常大的威胁力。



    当感受到了这些威胁的时候,就是你做出回应的时候。



    回应的好坏有的时候会影响相当之多的事情,有的时候会让一个人变得相当的麻木。



    有的时候太过自信也并不一定真的就是一件好事情。



    有的时候魔宗大祭司觉得人还是要保持低调一些好。



    低调并不是示弱。低调只是在隐藏在暗中观察,隐藏在暗中寻找机会。



    寻找那种以及必胜的机会,寻找能够力挽狂澜的机会。



    作为一个魔宗修行者,其实魔宗大祭司更加擅长所谓的决战。



    当一个人掌握了决战的一切技巧之后,他就能够发现决战其实就是一件非常比拼思考的事情。



    “呼...”



    魔宗大祭司发现自己的思路越来越清奇了。



    当一个人的思路开始清晰的时候就说明他对于事物的思考对于事态的思考有了完全的自己的想法。



    这一点真的是无比关键的。



    因为当一个人对于事态有了属于自己的思考之后,他就能够带来全然不同的一些东西。



    要不然的话,其实他能够面对的就是单纯的一些非常搞笑的东西。



    当一个人只能面对一些非常高效的东西的时候,他其实真的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的。



    到目前为止魔宗大祭司相信距离他召唤出来黑暗之神其实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



    所以在这段距离还保持的时候他能够做些什么呢?



    他能够通过做一些事情达到一些什么样的目的呢?



    如果他能够通过充满仪式感的一些事情来达到一些别人绝对达不到的效果的话,那魔宗大祭司真的相信他是一个无敌的人,是一个有无敌潜能的人。



    不仅仅是出于一种单纯意义上的信仰,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少。



    一个人的潜能不可能是无限的。



    哪怕是信仰黑暗之神的人,潜能也是有限的。



    如何挖掘出来这些有限的潜能就是他们现在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如果能够在这个问题上想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对于整个黑暗之神敌人的冲击是相当有作用的。



    既然他们现在能够成为最强大的黑暗之神的奴仆,那么他们就自然而然的要为黑暗之神做一些事情。



    为黑暗之神充当最强大的勇士,不断的在冲锋的过程中展现出自己顶级强大的实力,这确实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变得愈发的强大。



    但是...



    有的时候情绪的错愕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崩溃的事情。



    即便是魔宗大祭司其实有的时候也会要面临情绪崩溃的事情。



    情绪崩溃本身其实并不是很可怕,最可怕的是当你面对情绪崩溃的时候你却不能够很好的处理好事情。



    当你觉得一切事情都在离你远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自己才是那个被放逐的人。



    一旦你意识到了这点之后你的情绪就是绝对会崩溃的。



    当一个人情绪全面的开始崩溃的时候他那他信仰就真的距离崩塌不是很远了。



    魔宗大祭司觉得总体来说他对于黑暗之神的信仰还是相当的稳固的,基本上是不会存在崩塌的情况的。



    但是有的时候有的情况下还是会稍稍的表现出来那么一丝一毫的崩塌的可能的。



    所以对于魔宗大祭司来说如何完美的展现自己的状态就是接下来他必须要沉着面对的事情。



    如果能够处理好这个关系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就能够跟黑暗之神更好的认知,从而更好的替黑暗之神做事。



    但是如果他做不到这点的话,一切就都是虚妄的。



    当他做不到这点的时候他即便是想要为黑暗之神当牛做马也是相当困难的。



    因为黑暗之神根本就不会在跟他一个节奏上。



    当两个人的节奏完全乱掉之后,那心情肯定是无比崩溃的。



    感受到了这个崩溃的情绪之后,整个人就会处于极度阴郁的状态之中。



    当一个人的状态开始出现了全面的下滑,那么他们接下来会迎接什么?



    他们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一个相对完善的思路的。



    很多时候人们的思考能力受限于很多的情况。



    哪怕是对于魔宗大祭司而言他也要考虑很多种的情况。



    这些情况可能会将事情的复杂性体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在那么一刻,魔宗大祭司确实出现了不少迷茫的情绪。



    他感觉到自己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陷入到了一个所谓的误区当中。



    当一个人已经完全的陷入到了误区之后,他真的就是什么都做不了。



    这样的人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绝对是令人感到彷徨无助的。



    即便是魔宗大祭司在面临如此艰难的时刻也会选择尽可能的将自己封闭起来。



    因为这个时候如果他能够将自己封闭起来之后他就能够全面的意识到接下来该做什么事情。



    当他能够全面的将自己封闭起来之后他就能够明白接下来他要做些什么。



    这完全不是出自于黑暗之神的指示,只是单纯的源自于自己的一些判断。



    这其实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每个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判断。



    每个人的判断其实都是会有一定的偏差的。



    如何在这些判断的偏差中执行自己的观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有主见的人,总是能够执行自己的观点,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就完全不会去认同别人的观点。



    事实证明如果能够合理的听取别人的意见别人的观点,也是相当的必要的。



    魔宗大祭司就是这么做的啊。



    他不仅仅要自己拿主意,还要听取腐蚀者的意见。



    不管是来自于巫奥里斯的一件,还是来自于杰夫伦的意见,他都有非常认真的去倾听。



    倾听意见的过程,其实就是自己不断的提升的过程。



    整个提升的过程可能会稍稍的显得有些粗鄙。



    但是魔宗大祭司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甘之如饴。



    整个过程能够让他体会到自己是在不断的提升的。



    虽然不管是巫奥里斯还是杰夫伦有的时候的话语都会显得非常的尖利,但是他仍然不觉得有什么。



    必要的时候人总归是要展现出自己锋利的那一面的。



    因为只有当你展现出了自己那无比锋利的一面之后,你的对手才会忌惮你,你的朋友才会信服你。



    这真的是相当关键相当重要的事情。



    要想让一个人拥有极强的竞争力,那真的需要全方位的提升,需要全方位的认知力。



    而一个人的认知力绝对是有限的。



    这一点魔宗大祭司从一开始修行的时候就认识到了。



    所以他会非常善于的去听取别人的意见。



    这些意见也许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能够让他完全的享受其中,但是渐渐的也就能够体会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需要一个过程,过程本身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有的时候有状态之下仍然会让人处于一个相当无奈的状态。



    魔宗大祭司就是希望他能够尽快的走出这个状态。



    毕竟他是不希望自己被困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太久的。



    哪怕是这个地方再美他也不想。



    当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太久之后他整个人都会彻底的疲惫下来。



    比如说草原。



    魔宗大祭司在草原生活了几十年的时间。



    不是说草原不好,在魔宗大祭司看来草原上的生活其实是相当优美相当惬意的。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生活有谁不神之向往呢?



    可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



    就是因为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就是因为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曼妙了。所以有的人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令人无奈了。



    当一个人已经把所有生活的可能性全部看到了全部看透了。那他的生活还有任何的意义吗?



    或者说他的生活还有任何的波折吗?



    那岂不是完完全全的就成为了所谓的一潭死水了吗?



    当生活变成了一潭死水,那这个生活就真真正正的是无趣的生活了。



    魔宗大祭司在草原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最大的感触就是那里的人太平和了。



    当一群人变得平和之后他们就不想要去争抢。



    而当一群人不想要去争抢之后,你就会惊讶的发现,一时间你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太难了,魔宗大祭司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他不想这样被捆绑着生活一辈子。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生活是完完全全意义上的完美的生活。



    他想要的生活是一种极致快乐的生活。



    他想要的生活是能够感受到生活中所有美丽成分的生活。



    他想要的是黑暗降临的生活。



    他想要的一种近乎于本真的生活。



    他想要的是黑暗主宰一切的生活。



    乍一听起来这个难度确实非常不小的。



    但是有的时候人总归还是要有一些梦想的不是吗?



    如果人没有梦想那可就真的是跟咸鱼没有任何的分别了。



    魔宗大祭司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咸鱼的。



    他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黑暗之神的点化,在黑暗之神的支持下不断的挖掘自己潜能。



    当他能够不断的挖掘出自己的潜能,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时候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这需要相当巨大的勇气。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这个勇气的。



    至少在魔宗大祭司看来他虽然拥有其中一部分的勇气但是仍然无法将全部的勇气聚集。



    



    这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为难的事情。



    因为如果你没有勇气的话,在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就不可能拥有最强大的气势。



    而如果你不能够拥有最强大的气势的话,你就无法在与对手的对决中占据绝对的主动,这其实都是相辅相成的问题。



    很多时候人们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等到他们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发现一切都来不及了。



    因为这个时候别人也想明白这个道理了。



    你的对手也想明白这个道理了。



    所以这样的对决是真的没有意义的。



    魔宗大祭司知道自己接下来必须要仔细的研究对手了。



    他曾经说过山长是他的一生之敌。



    现在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些非常明显的变化。



    在现在魔宗大祭司认为,并不是山长是他的一生之敌。



    而是其他书院人也是他的一生之敌。



    他要面对的敌人可永远不止是山长这么简单。



    他要面临的敌人很多来自于书院的弟子。



    这些书院的弟子被山长教的很好,在相当程度上掌握了山长的真传,这使得他们拥有远超于常人的实力。



    当他们具备这个实力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能够在他们的手中讨到便宜。



    这让魔宗大祭司感到非常的绝望。



    所以这个时候他该做些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他该表现出怎样的气势?



    他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山长一个人啊。有那么多的人等着他去对付,如果他稍稍有一些疏漏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他要临时的将所有腐蚀者全部加在一起,共同的去对抗强大的书院。



    从一开始的时候魔宗大祭司想的就是抱团的路子。



    从他主动的去结交黑巫师们的举动就能够看出这点。



    魔宗大祭司是一个无比拥有智慧的人。



    智慧的人都会拥有一些别人绝对无法轻易理解的东西。



    这些因素真的是令人非常的困惑的。



    但是黑巫师们其实真的是令魔宗大祭司感到失望的了。



    魔宗大祭司发现完全指望不上这些来自于异界的黑巫师。



    黑巫师们的强大体现在各大细节之处,但是他们竟然不想要当着魔宗大祭司的面展现这些细节。



    更可怕的是因为他们并不仅仅是为了藏私。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全方位的对敌人造成杀伤。



    但是他们选择的方式却是钝刀子割肉。



    这是魔宗大祭司万万接受不了的。



    他想要能够干脆利落一些解决问题。



    如果一直保持着这种肉麻的方式,他不知道整件事情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这是他绝对接受不了的。



    有的时候不管是魔宗大祭司还是其他的什么人,都需要拥有一个别人绝对未曾拥有过的东西。



    那就是判断力。



    只用拥有了强大的判断力,你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才能够展现出非常果决的一面。



    但当你并没有这个判断力的时候,或者是当你的判断力相当不足的时候,那就会面临一个相当尴尬的局面,就是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当你面临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人出现迷茫的情绪那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一般这个时候要怎么做?



    这个时候该做点什么来缓解尴尬?



    没有人知道答桉。



    但是一般这种时候最好的选择都是让自己尽可能的处于一个相对平和的状态之中。



    当一个人可以在这个时候处于一个相对平和的状态,那么接下来他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硬实力了。



    硬实力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是一把利器。



    当你拥有硬实力之后你在面对对手的时候就会充分的自信了。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有的时候你失去了自信心就代表着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取胜的可能。



    这才是令人最绝望的事情。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的时候他的整个人生都会变成彻底的灰暗的。



    所以有的时候人还是要拥有一定自信的。



    哪怕是面对比你强大的多的修行者。



    必要的时候展现出一定的实力,必要的时候拿出一定的修行法力,那么基本上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要不然的话,基本上你要面临的情况就是无比的困苦。



    魔宗大祭司真的不想要再去怀念那段往事了。



    他被山长吊打的真的是体无完肤。



    不管是从任何角度任何方面看他全程都是在被吊打,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所以有的时候还是不能太过的犹豫的。



    当一个人开始犹豫的时候他就会去胡思乱想。



    对普通人倒也是罢了。



    但是对修行者来说这绝对是致命的。



    当一个修行者开始胡思乱想之后,他要面临的局势就是非常迷惑性的。



    当一个人面对迷惑性的行为,他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呢?



    这个时候任何的行为都会让一个人彻底的失去判断力。



    当一个人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判断力之后他就经常会显得非常的迷茫。



    总而言之,魔宗大祭司通过与书院一战,通过与山长一战学到了相当多的东西。



    现在的魔宗大祭司已经全面提升了。



    全面提升之后的魔宗大祭司看待事情能够更加的理性了。



    面对任何的威胁和困苦他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实力。



    这些也远不是之前的那个他能够做到的。



    所以很多的时候人之所以会出现困惑的情绪,就是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会表现的非常的绝望。



    当一个人表现出了绝望的时候,那就代表从他的心态上已经输了。



    所以魔宗大祭司一直都没有表达出绝望。



    即便是他被书院全面吊打的那段时间他仍然对于生活充满了希望。



    他依然觉得生活还是能够看到希望的。



    这一点真的是太重要了。



    必要的时候人还是要拿出一些东西来的。



    当一个人可以全方位的认识自己之后他所能够达到的境界,就远不是其他人能够比拟的了。



    对魔宗大祭司来说,眼下的他提升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眼下的他能够提升的空间也是太多了。



    本身提升并没有什么,但是提升过后如果再能够总结一番的话,那确实是太强大了。



    当一个人不论是从任何的方面来看,都无比强大的时候,那这个时候这个人就不需要有任何的畏惧了。



    这个人不管是怎么看都绝对是至尊强者。



    魔宗大祭司有一个口号,那就是永远要力争去做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当你一直有这个信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的是无比简单的。



    当你发现这一点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当你发现这一点之后你就能够明白要想战胜对手,最需要战胜的恰恰就是你自己。



    如果你能够很好的战胜自己,很好的战胜自己的心魔的话,那其实对手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魔宗大祭司相当的确信,只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能够找到召唤黑暗之神的真正的办法,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全方位的提升修为实力。



    只要能够全方位的提升修为实力,那么他就有对山长复仇的机会。



    其实魔宗大祭司并不希望黑暗之神将山长直接杀死。



    因为对黑暗之神来说要想杀死山长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既然如此简单那就显得没有什么意思了。



    所以魔宗大祭司更加希望黑暗之神能够袖手旁观,他希望的是能够亲自获得这个机会。



    魔宗大祭司知道自己必须要努力的去争取机会。



    对他来说一切都显得是太过的难能可贵了。



    如果他能够尽可能的争取到机会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其实就是一个相当简单的事情。



    魔宗大祭司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没有缺点的人。



    但是有缺点的人也同样有可能能够变强啊。



    当一个有缺点的人,全面的变强之时,他所要面对的局面就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局面了。



    有的时候情绪真的是会令人凝结到一定的状态之下的。



    但是如果能够从这个状态之中彻底的走出来,那整个人的修为实力就完全不同了。



    魔宗大祭司是深深知道这点的,所以他希望自己还是能够走出来的。



    他也坚信自己真的可以走出来。



    其实魔宗大祭司从来就不担心自己这里。



    他真正担心的其实是队友,或者说是巫奥里斯跟杰夫伦。



    在某些个领域,这两个人是绝对强者。



    但是在某些个领域二人的实力确实是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



    当他们受到了如此强大限制的时候就会面临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



    那就是该如何应对。



    如果应该不好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的时候人还是要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



    魔宗大祭司觉得自己必须要有责任将巫奥里斯跟杰夫伦带出来。



    二人的硬实力都不差,但是对黑暗法术的理解上有些地方还是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距。



    这些差距并不是那么的致命,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比较恶心的。



    如果能够彻底一次性的搞定,那其实还是对整个腐蚀者联盟有利的。



    腐蚀者联盟不论是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相当的强悍的,这一点几乎是没有的说的。



    所以魔宗大祭司也不会去纠结这些方面的问题。



    对他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扩张实力。



    一旦腐蚀者的实力在接下来的有限的时间内,得到了极致的扩张。



    那么接下来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统治力。



    当一个人的统治力展现了出来之后,那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畏惧什么?



    畏惧对手吗?但你比对手强的多强的很的时候对手也不过就是一只蝼蚁了。



    蝼蚁能够对大象构成什么威胁吗?



    魔宗大祭司知道还是要努力的提升对于黑暗之神的理解力,努力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且他不仅仅要自己提升,还要努力的去帮助他的队友去提升。



    唯有做到这点,整个腐蚀者联盟才能够拥有上等的竞争力。



    这一点真的是相当的关键的。



    当一个联盟拥有了其他人所不具有的上等的竞争力。



    那么这个联盟的统治力也会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完美的展现出来。



    魔宗大祭司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相信腐蚀者联盟是一定能够做到这点的。



    很多时候人是需要展现出来一些绝无仅有的特质的。



    当展现出来了这些特质之后,一个人的整体状态就能够得到全面的提升。



    当展现出来了这些特质之后,一个人的硬实力也能够得到全面的提升。



    那么他们接下俩就真的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



    腐蚀者无所畏惧,魔宗大祭司无所畏惧。



    他们都是得到了黑暗之神祝福的人,他们能够将书院彻底的夷为平地。他们不会给书院任何翻身的机会,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会给。



    他们相信自己才会是黑暗之神最强大的奴仆,帮助黑暗之神一统这个世界。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赵洵感觉自己一时间陷入到了情绪的迷茫之中。他之所以会有这个感觉主要是因为最近他整个人的修为状态会起起伏伏,飘忽不定。



    这其实是一件相当要命的事情。



    因为有的时候修行状态的好坏直接决定了相当多的事情。



    如果一个人的修行状态一直无法维持在一个相当稳定的水准线之上的话,其实还是面临着相当多的问题,相当多的威胁的。



    反正对赵洵来说保持合理性,其实是非常关键的。



    如果能够保持一定的合理性,那么接下来不管是任何的修为法术,其实都能够在最大话的获得提升。但是如果无法保持这个合理性的话,那么即便是再离奇的修行法术也不可能帮助他获得质的飞跃和提升。



    赵洵算是入行晚的典范,完全是在靠着天赋吃饭。



    如果他没有这个天赋的话,那么确实会在想当情况下成为别人嘲讽的对象。



    但是好在他整体的状态还是维持的相当不错的。



    所以赵洵的状态起伏也算是维持在了一个相对还算是平稳的程度内。



    但是赵洵是一个苛求完美的人。所以他会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变得更为的无敌。



    他当然不会满足于此。



    因为在赵洵看来,人如果不能够全方位的变强,那其实就跟咸鱼没有区别。



    人还是要有担当的,人还是要有实力的。



    有了实力有了担当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所以要怎样才能变得有实力有担当呢?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让人变得困惑的事情。



    赵洵不知道别人大体上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反正对赵洵来说,他需要获得的提升是全方位的。



    如果他能够全方位的获得提升,那么至少在某些程度上他可以将自己的状态维持在一个水准线之上。



    但是如果他无法将自己的状态全方位的提升,他就不能够保证自己仍然在这个水准线之上。



    最简单的是他在使用下笔有神术的时候,面临的情况其实就最简单不过了。



    当他使用下笔有神术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那种巨大的冲击力。



    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赵洵根本无法承受的地步。



    当赵洵明显感觉到了那个冲击力之后他整个人都麻了。



    为啥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不是一个相对简单轻松的法术吗?



    为啥赵洵能够从中体会到如此巨大的压力。



    压力太大的话确实是会让赵洵觉得很难受的。



    他不希望感受到那么明显的压力。



    因为有那么明显的压力之后他整个人的状态就会急速的下滑。



    赵洵是一个无比强调稳定性的的人,所以他宁肯自己一直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之下。



    只要他能够一直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之下,那么至少接下来不会遇到太麻烦的事情。



    难啊,真的是太难了。



    很多时候赵洵都能够感觉到他被针对了。



    但是这个世界有没有所谓的系统,所以是为啥被针对了呢?



    这个针对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这个所谓的针对来自于哪里呢?



    如果无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这点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确实会察觉到巨大的压力。



    这些压力有的时候会让他觉得相当的困苦。



    呼...



    赵洵是真的很无奈,相当的无奈。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提升,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要拿出一些硬实力来。



    可是问题也来了,他要展现出怎样的不一样的东西?



    他要如何调动自己的全身上下能够积极协调的配合起来?



    毕竟很多时候也不是他一拍脑袋就能够万事大吉的。



    很多时候是需要很多的客官条件和因素全都具备之后他才能够全方位的获得提升的。要不然的话,这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反正对赵洵来说,当下所掌握的一切,其实都是无比重要的,其实都是无比关键的。



    如果他能够合理的规划总结,他能够合理的调整搭配,他能够合理的将一切都凝结在一起,那么接下来的道路就会是一片坦途。



    但是如果他做不到这点,他无法保持这样的一个理想的状态,那么其实还是面临不小的压力的。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觉得压力山大,其实本质上就是如此。



    当一个人长时间的处于这种压抑的状态之下,那就是真的可能会崩溃的。



    毕竟大家都是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存在那种打工人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就没有必要那么压榨自己了。



    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



    反正赵洵认为很多时候人是要对自己好一些的。



    你对自己好一些,你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就会好。



    你对自己好一些,你能够享受到的东西就会好。



    如果你对自己不够足够好的话,你所能够感受到的就会变成幻梦。



    而一旦变成看南柯一梦,黄粱一梦,那其实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他一直对修行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他认为有的时候人是真的应该展现出自己的独特性的。



    当一个人能够充分的展现出自己的独特性后,他就会对于整个修行之路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理解和看法。



    当这一切全部都?

    ??成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当这一切全部都达成之后一切就开始变得无比真实了。



    情况的真实,美丽的真实背后真的是相当重要的东西。



    真实所以精彩,真实所以吸引人。



    当丧失了真实性之后其实真就是什么都不是了。



    赵洵从不会去刻意的排斥真实。



    在他看来真实的作用就是能够给人以极致的提升。



    当一个人能够获得极致的提升之后,那么他不论是在哪个角度是在哪个细节都能够体现出一般人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赵洵一直以来也不是一个一位愚笨的人。



    他是非常聪明的,他是会尽可能的总结任何规律的。



    一旦将规律总结在了一起之后,赵洵在面对艰难困苦,艰难险阻的时候其实就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这是非常关键非常重要的。



    因为只有你在面对这些艰难困苦的时候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你才可能会有更多的后手。



    要不然的话,你面临的局面只可能是一个死局。



    赵洵是希望能够将事情做在前面的,只要能够做到前面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就相当的简单了。



    但是如果无法将事情做在前面,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会让人觉得困惑,就会让人觉得无比的迷茫。



    所以对于赵洵来说,接下来的一切其实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其实才是重中之重。



    能够享受到这些细节之后,一切就无比的真实了。



    能够享受到这些细节之后,一切就无比的美好了。



    美好的一切能够真实的展现出不同的侧面,美好的一切能够让人的精神得到极致的升华。



    这些方面获得了升华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赵洵在给自己制定目标的时候也基本上都是这个标准。



    当下的模式对他来说可能会稍稍的显得有些严苛,会稍稍的显得有些疲累。



    但是在赵洵看来其实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因为整个人在提升的过程中,总归是会面临一些问题的。



    如果无法处理好这些问题的话,总不可能一直指望着别人去给你擦屁股吧。



    赵洵是一个相当独立相当自立的人。



    对他来说有的时候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能够让他全方位的获得提升。



    他不想要看别人的脸色,他也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



    真正的强者是不想要看任何人的脸色的。



    真正的强者是能够在任何方面都获得极致提升的。



    所以对赵洵而言,当下确实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绝顶的机会。



    对他来说这个状态只要把握好了,那可真的是太完美了。



    这个状态只要把握好了,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其实就轻松简单了。



    “呼...”



    赵洵经常会在修行的间隙给自己一阵放空的机会。



    因为他认为只要他在这个时间段获得了足够的放空的机会,那么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他就能够把握好自己的一切状态。



    这一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人都是需要放空的,人都是需要有一个调节的状态的。



    如果人无法获得放空的话,那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疲劳的状态之中,那么整个人都会处于困苦的状态之中。



    这绝不是一件好事。



    对赵洵来说,他需要放空来调整自己,他也需要通过放空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具有竞争力。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人觉得这样的放空的形势会稍稍显得有些投机取巧。



    但是赵洵并不会这么认为。



    他认为这样放空的方式非常有利于一个人全方位的提升自己。



    哪怕是在游泳池那边躺椅区上躺一会。哪怕是去高尔夫球场果岭旁边走一走。



    哪怕是在远山深处坐一坐。



    在赵洵看来,这些其实都是一个放空的过程中。



    修行者要想要真正达到一个相当强大的境界,是一定要学会给自己放空的。



    修行者如果能够全面的放空,那么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让自己拥有更强大的实力了。



    有的时候放空真的是无比的关键,放空真的是无比的重要。



    不过赵洵也不会一味的强调休息。



    因为必要的强度其实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在该上强度的时候没有上强度,那其实也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毕竟有的时候需要一定的强度来灌入力量。



    当一个人一直处于懈怠的状态之下时他即便是想要全方位的提升自己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了。



    “呼...”



    赵洵在努力的控制自己呼吸吐纳。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对他来说无比的重要相当的重要。



    如果他可以调整好情绪和状态的话,那么在接下来他必定能够获得极大的突破。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的实力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对他来说,能够控制好情绪已经是一件殊为不易的事情了。



    所以...



    接下来他还是要调理好自己的心态的。



    一个修行者只要能够控制好情绪和心态,那么接下来他就不会有太差的状态。



    保持良好的状态之下,他们就会有更大的成就。



    ...



    ...



    西域,安西都护府。



    刘霖现在是感觉到越来越欣慰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贾兴文能够完成如此之出色。



    贾兴文是真的没有让他失望啊。



    不仅是一些训练的细节,亦或者是一些其他的细微的方面,贾兴文完成的都堪称是完美。



    完成的如此之完美,有的时候刘霖不由得想要感慨。



    他是真的选对了人,挑对了人啊。



    如果他没有选中贾兴文的话,安西军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安西军以前虽然也很强,但是傲慢的情绪其实是一直存在的。



    安西军的将士们自诩为老兵老将,所以他们认为自己能够拥有的硬实力可以碾压一众的敌人。



    所以他们渐渐的就开始变得有恃无恐,就开始变得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



    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情绪之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情绪之后肯定会变得相当的不冷静。



    而一旦他们变得不冷静,那么接下来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冲动下的莽夫行为。



    安西军中其实以前真的不乏这种现象。



    有的时候刘霖会觉得相当的无奈。



    他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这种事情会让他非常的困惑。



    呼...



    保持情绪的稳定性其实是很重要的。



    安西军将士们的情绪一直以来都不算是相当的稳定。



    这当然是有缘由的,也会在相当情况下带来一些让人无比困惑的事情。



    但是刘霖一直都认为这些是可以得到解决的。



    只要他想要得到解决,那就一定可以得到解决。



    除非他不想。



    刘霖当然是想的。



    所以他最终决定启用贾兴文。



    贾兴文那是什么人?



    那是一个之前与安西军没有任何瓜葛的人,那是完完全全的一张白纸。



    就是这样的一张白纸,让刘霖看到了希望。



    因为他知道整个安西军之中其实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派系林立。



    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很多时候刘霖也不可能号令的动所有人。



    这个时候如果他从安西军的内部提拔一个人出来的话,那么不管是他提拔的人是谁,都肯定会造成相当的困惑。届时其余安西军的将领肯定是会提出反对的。



    但是如果刘霖从不属于安西军的外界提拔一个新人,就可以有效的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因为反正刘霖提拔的人他们从未见过,也不会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但是刘霖之所以启用贾兴文,并不单纯的因为贾兴文是一张白纸,而是因为贾兴文有着相当的原则性或者说贾兴文拥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强大的执行力。



    当一个人拥有强大执行力的情况下,他就完全不需要再去担心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当一个人拥有强大执行力的时候,他要做的就是按照自己预定的计划预定的思路,老老实实的将一切做好。



    这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很多的时候人们之所以会把事情想的复杂,主要就是因为他们在决断的时候会稍稍的显得有一些困惑。



    因为他们表现的有一些困惑,所以有的时候会展现出一些不自信。



    正因为不自信才会让事态变得愈发的复杂。



    所以...



    更多的时候人还是要老老实实的,踏踏实实的这样最好。



    一步一个脚印,这样不会走错路,也绝不会让人困惑。



    贾兴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这些年来贾兴文其实一直不温不火,其实跟这个性格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原因的。



    如果不是遇到赵洵的话,他甚至连绯袍不良人都不会升任。



    但是有的时候老天恰恰就是卷顾这样的强者。



    老天爷希望这样的人能够全方位的得到提升,老天爷希望这样的人能够拥有一个非常远大良好的前景。



    所以老天爷让贾兴文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赵洵。



    在这之后又出现了一些变故,所以贾兴文离开了不良人。



    这个时候贾兴文又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贵人,这个人就是刘霖。



    可以说这两个贵人都对贾兴文非常的关键,排名不分先后。



    所以当贾兴文提出要第一时间回到长安陪伴赵洵一段时间的时候,刘霖没有任何的拒绝。他甚至非常赞同贾兴文这么做。



    因为人是要念旧的。念旧的人最重感情,而重感情的人恰恰是好处的能处的。



    如果一个人连感情都不重,那你基本上就能够明白他接下来要面临怎样的情况了。



    如果一个人连感情都不重的话,你就能够意识到他有朝一日有可能也会背叛你。



    但是贾兴文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贾兴文是一个无比重视感情的人,贾兴文是一个能够对兄弟两肋插刀的人。



    这样的人,刘霖信得过。



    这样的人,刘霖能够完完全全的向他展示自己的实力。



    这样的人,刘霖能够掏心掏肺给他看。



    所以当贾兴文加入到了安西军之后,刘霖尽自己所能的帮助贾兴文。



    贾兴文遇到了危机,刘霖总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替他解围。



    贾兴文遇到了老部下的挑衅,刘霖也会选择站在贾兴文这一边。



    正是因为有了刘霖无条见的支持,贾兴文才能够成长的如此之快,如今已经完完全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很多时候情绪是真的会错乱了。



    很多时候情绪也是会真的念旧的。



    当一个念旧的人出现在了关键的时刻,他们能够展现出来的东西确实是令人深思,令人无比深思的。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至少在刘霖看来,贾兴文对的其他的信任,他也对的起贾兴文的投靠。



    二人其实是互相成就的。



    很多时候混在一个地方,必须要拿出一些跟别人截然不同的东西来,必须要拿出一些跟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细节来。



    如果拿不出来的话,其实还是会面临相当巨大的压力的。



    刘霖知道接下来贾兴文前途无量,而且他还非常的年轻。



    所以刘霖现在是把贾兴文完完全全当做是他的副手来培养的。



    有朝一日,如果有机会的话,安西军还是要交到贾兴文的手里的。



    当然,这还得要看陛下的意思。



    如果陛下执意不允许,刘霖也不可能违背圣旨。



    毕竟不管怎么说刘霖都没有想过谋反,更加没有想过什么自己做皇帝的稀奇古怪的事情。



    刘霖更加希望的是能够合理的处理好这些事情。



    他如果能够将贾兴文扶起来,那么以后贾兴文也不会亏待大周的。



    这是一个有望成长为真正战神的人物。



    刘霖看人的眼光其实是相当之准的,所以他肯定是不会看错的。



    目前的贾兴文尚且是一块璞玉,只是展现出了一些闪光的特质。



    但是只要好好打磨凋琢,假以时日,他必定能够成就大器。



    有些人是少年成名,有些人则是大器晚成。



    你很难说少年成名好,还是大器晚成好。



    在刘霖看来两者各有各的好。



    少年成名可以享受更多的赞誉。



    毕竟人们还都是更加喜欢年轻的有名的人的。



    但是大器晚成的人则会在各个方面都表现的相当的成熟。



    一个成熟的人绝对是拥有相当大的魅力的。



    一个成熟的人能够拥有许多年少人不具备的特质。



    所以两者各有各的好。



    现在贾兴文成长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能够有如此成长的速度,在这个时间点上成长起来其实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刘霖还是相当的为贾兴文感到骄傲的。



    贾兴文能够有如此的突破,他真的非常的兴奋。



    所以安西军的未来如今都寄托在贾兴文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时候刘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为贾兴文铺平道路,扫清障碍。



    只要做到了这点,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相当顺遂的。



    安西军无敌,安西军势必无敌。



    有了贾兴文的安西军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稳。



    所以刘霖知道自己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一切其实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接下来他只需要尽可能的做好一切就好。



    只需要尽可能的做好一切,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完完全全的实现自己的理想。



    仅此即可。



    ...



    ...



    东宫。



    太子李显坤得到了最新情报,北方蛮族要南下攻打长安了!



    这是不到两年时间内北方蛮族又一次南下!



    可以说这个消息在相当程度上让太子李显坤感到了震惊。不过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父皇之所以选择调兵前往长安的举动并非是空穴来风的。



    太子李显坤就知道以父皇这种人精中的人精是不可能轻易的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的。



    父皇之所以会动手那肯定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父皇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就是要给天下人看的,当然也是给北方蛮族看的。



    若是能够震慑到北方蛮族,从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



    战争从来都不是目的,战胜只是手段。



    当然如果能够不用战争的手段使得一切结束,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那自然是最好的。



    有的时候人们总会觉得困惑。



    因为在他们面临某个难题的时候会面临相当巨大的挑战。



    在面临如此巨大的挑战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半濒临崩溃的状态。



    如此以来几乎不会有人能够忍受这种所谓的胜利。



    反正太子李显坤觉得他是做不到的。



    李显坤更加希望得到的结果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胜利,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若是通过苟且取胜,那未免也有些太下作了。



    所以只要有机会,太子李显坤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全方位的获得提升的。



    只要他能够不断的获得提升,只要他手中的兵权越来越多,那他其实就是更加心中有底的。



    很多时候皇权的争夺背后就是兵权的争斗。



    谁能够在兵权的争夺中占据先手占据上风,那么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就能够处于一个绝对优势的地位。



    如果不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虚妄的。



    毕竟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人的情绪都是会有波动的。



    所以兵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前提。



    因为兵力是不会因为客观因素而变化的。



    一万人、五万人、十万人,这个战斗力肯定是不一样的。



    它们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摆在那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情绪变化而产生任何的改变。



    所以只要有机会还是要尽可能的提升兵权。



    但是对太子来说这一点确实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



    因为那些领兵的大将,其实都不太愿意结交皇子,尤其是太子。



    因为结交皇子或者说太子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结交的好的话还可以,如果结交的不好的话那就有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很多时候情绪是能够让人彻底的崩溃的因素之一。



    情绪也是能够让人彻底放弃抵抗的因素之一。



    太子李显坤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冲动,也不能过于的自卑。



    这个时候他被压制是再正常不过了。



    父皇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毕竟还是没有老湖涂的。



    所以对父皇来说,他还是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要把兵权老老实实的攥在手里的。



    所以太子李显坤要是想要抢夺兵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对太子李显坤来说,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因为对他来说,接下来的一切都必须要好好的把握住。



    如果他无法把握住这些细节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所要承受的就是无法预料的了。



    太子李显坤的情绪显然并不算是相当的好。因为他个人的状态很可能会随之产生一定的变化。



    但是如果能够不断的通过心理暗示的方式进行调整的话,其实就真的还好。



    太子深知有的时候如果能够展现出一些硬实力的话,还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展现出不一样的东西的。



    所以他决定向太子党的成员们发起号召。



    这个时候其实是真的到了拼实力的时候了。



    他决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隐忍了。他要是再像以前那样隐忍的话,那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太子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



    所以他很清楚关键的时候必须要拿出一些虔诚的心态来。



    他这个时候必须要相信自己是天命之子,他也必须要让太子党的成员,让所有支持他的人明白他是天命之子。



    唯有如此,太子在接下来才能够全方位的掌握一切的主动。



    掌握主动很重要吗?



    掌握主动当然重要。



    要是这个时候还是一味的被动挨打,那么太子李显坤几乎可以想象的到他要面临怎样的局面。



    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一国太子,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堂堂储君。



    这个时候他如果不能够站出来的话还有谁能够站出来?



    这个时候如果他无法凝聚太子党的话那还有谁能够凝聚太子党?



    该有担当的时候绝对不能怂。该有气魄的时候一定要展现出一国储君的气魄。



    太子李显坤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了,也成熟了许多。



    现在的他更加是一个成熟的人了,他能够接受的事态也可以说是相当的多了。



    接下来他就要做一件让自己这辈子不会后悔的事情。



    他要让父皇明白,他是可以主宰大周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是。



    ...



    ...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愤怒的胸口急剧起伏,就像是一只失去幼崽的野兽。



    愤怒,显隆帝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出奇的愤怒。



    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显隆帝觉得一切都太离谱了。



    原本好好的,但是一下子要让他读到一本这样的奏疏。



    这个万彦也真的是不怕死啊,竟然敢在奏疏之中如此讽刺他。



    读第一遍的时候其实显隆帝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越读他越觉得节奏不是很对。



    目前来看,万彦已经将节奏压制到了极致。



    对他来说,就是要在奏疏中尽可能的讽刺显隆帝,又要显得相当的隐晦,显得不那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这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因为对显隆帝而言,基本上不大可能出现所谓的漏掉的情况。



    显隆帝肯定是会一字一句的忖度的。如此以来只要是万彦那些讽刺的言语,显隆帝最终还是会读出来的,无外乎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当显隆帝看到了万彦在讽刺他之后内心肯定是会觉得无比的愤怒的。



    显隆帝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从来不是。



    所以当他意识到这一切之后,他肯定会雷霆暴怒,这个怒火最终也要撒到万彦的身上。



    “朕要杀了他,朕要杀了这个畜生。朕不相信这个畜生不怕死,朕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不怕死。”



    这个时候的显隆帝真的是无比的愤怒。



    他的情绪凝结在一起,想要充分的释放出来。



    就像是一个即将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此时此刻自然是没有宫女太监敢接近显隆帝的。



    他们常年伴驾左右,对于皇帝陛下的脾气秉性都是非常了解的。



    他们十分清楚在皇帝陛下雷霆暴怒的时候无论如也不能够表现的如此之愤怒。



    因为这个时候如果他表现的如此之愤怒的话,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就要承担极强罕见,极强难以让人理解的情绪。



    君王的愤怒还是可以直接取人性命的。



    尤其是显隆帝,杖死了多少人?



    他一个人杖死了那么多的宫人,这皇宫之中的冤魂一直在游荡。



    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极度的虚妄之感吧。



    太难了,伺候皇帝太难了。



    所以这种时候聪明的做法就是选择不发声。



    不管是皇帝多么愤怒都不要出声。



    只要皇帝的这股怒气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很多时候气其实就是在于那么一下子。很容易能够消散的。



    事态的发展也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样复杂。



    保持澹定的心态,等到显隆帝自己的气消了,他们也就能够正常的开始伺候了。



    要不然的话,显隆帝一直处于无比愤怒的情绪之下,那换谁也扛不住啊。



    这个时候还是保全自己更加重要,毕竟人的性命只有一次,没了之后就彻底没了。



    ...



    ...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显隆帝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平复心情。



    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个时候愤怒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



    显隆帝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当他看到万彦的这封奏疏之后第一反应当然是愤怒。



    但是愤怒过后呢?



    显隆帝也意识到他并不能太过的疯狂。



    他这个时候如果下旨处死万彦,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情,甚至他勾一勾手指就会有人替他去做。



    然后呢?



    然后他就能够感觉到畅爽的感觉了吗?



    也许吧,但是显隆帝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种时候还是要展现出一些东西的。



    如果显隆帝只能够盲目的杀臣子而泄私愤。



    那么肯定不会有利于他的统治。



    何况他要杀的这个臣子,还是刚刚辅助书院平定妖兽祸患的大功臣。



    这个时候要是显隆帝杀了万彦,肯定是会被百姓们戳着嵴梁骨骂昏君的。



    这个万彦大概也就是因为心中十分清楚这点,所以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真要是这样的话,显隆帝要承受的压力确实是太大了。



    但是显隆帝就这么忍了吗?



    显然也不行。



    显隆帝肯定不是一个肯轻易吃亏的人。能够让他吃亏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所以对显隆帝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选择了一个平衡点。唯有找到了这个平衡点接下来他才能够更加合理的处理一应事宜。



    要不然的话,光是这个万彦就够让他烦的了。



    而且显隆帝知道这件事还不是一件能够简单就处理好的事情。



    很多时候他要考虑到的因素相当之多。



    他不仅仅要考虑到百姓们怎么想,还要考虑到言官们会怎么看。



    毕竟言官们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喷人的本事可是一绝。



    只要被他们抓到了把柄,那显隆帝是肯定会被喷到死的。



    显隆帝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很足的。所以他要尽可能的不被言官们抓到把柄。



    对他来说控制好情绪真的非常的关键,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再冲动了。



    这个万彦明显是想要激怒他来获取名声。



    显隆帝偏偏不能够让他遂了意。



    要是万彦如此明显的举动都能够成功的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那未免也有些太恶心了。



    显隆帝虽然感觉非常的难受,但是他还是要坚持下去。



    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的。



    这个时候选择放弃那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这个时候决不能轻易的放弃。



    他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如何才能够对付的了这个万彦。



    这个万彦有心让他吃瘪没面子,那么接下来显隆帝就要给他一些颜色瞧一瞧。



    ...



    ...



    终南山。



    恢复平静之后的赵洵开始在三师兄龙清泉以及六师兄卢光斗等人的指导下,将识海之中看到的那个幻境残片复刻出来。



    那片猩红之海,那片埋骨地。



    这个重要性不言而喻。



    当赵洵能够把这一切展现在两位师兄的面前时说明他对于意识以及意念的控制能力更加强大了。



    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因为很多情况下即便是强大的修行者也无法做到这点。



    赵洵能够做到这点,说明他的个人修为实力其实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提高了。



    所以接下来赵洵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他的个人实力提升到一个相对强势的地步。如果能做到这点,那么接下来其实就并不会有任何艰难的地方。



    但是这一切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最大的难度就是现在赵洵无法忘掉这个场景。



    这个场景不断的在赵洵的识海之中重复着,已经对赵洵正常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出现了如此之多的影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洵感觉到自己的情绪近乎于崩溃。



    即便是没有崩溃那也已经是在崩溃的边缘了。



    如此以来换做是谁也扛不住啊。



    赵洵感觉自己真的要不行了。



    “嗷嗷嗷,三师兄啊,六师兄啊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帮助我彻底的解开这个难题啊。要是一直这个状态持续下去的话,我整个人是真的要不好了啊。”



    赵洵这么说也真的不是他矫情。



    如此恐怖的一个场景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重复,这换做是谁也扛不住啊。



    虽然赵洵是一个高等级修行者,但其实他晋升的过程还是比较连跳的。



    所以在相当程度上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对赵洵来说,最好能够将这个场景从他的识海之中彻底的清除掉,要不然的话且不说他的睡眠受到严重的影响。怕是他今后一切的修行都会受到影响。



    这真的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必须要严格重视的大事。



    将这些事宜重视起来之后接下来才能够合理的规划好一切,要不然的话,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基本上就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了。



    “嗯,小师弟你说的这个情况确实是需要引起重视了。从我目前来看到的情况,这确实是有人在刻意的入侵你的识海。但是并不像是魔宗大祭司的手笔。”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的话让赵洵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不是魔宗大祭司那会是谁?”



    是啊,不是魔宗大祭司的话会是谁?



    赵洵是真的懵逼了。



    因为不是魔宗大祭司的话,赵洵根本就想不到人选到底是谁。



    这太迷惑性了。



    “嗯,我也在思考。”



    三师兄龙清泉做出了他那个标志性的单手托下巴的动作。



    一般来说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基本上已经在努力的思考之中了。



    当他这个时候表达的情绪就是要合理的规划好一切。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去打搅三师兄龙清泉,而是要很好的静静的在这里等着。



    他充分的相信三师兄龙清泉,他也相信三师兄不会让他失望的。



    三师兄是一定能够想清楚非常完美的结局。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此时此刻的三师兄龙清泉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完美的状态。



    “小师弟,我想出来办法了。”



    “哈哈哈,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三师兄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赵洵听到三师兄龙清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的激动真的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



    好家伙,三师兄果然从不让人失望,三师兄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值得认真的去听的。



    “最好办法就是你用记忆去覆盖。”



    “记忆去覆盖?”



    “是的,你可以人工编织一段记忆,然后用这段记忆去覆盖你之前的痛苦的和不美好的记忆。这样一来你就不会再去想那段不美好的记忆了。这是最简单最直接最便捷有效的了。”



    “呃...”



    赵洵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法子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吗,但就是感觉怪怪的。



    好家伙,三师兄倒真是个狠人呐。



    要是这样看的话,那他该选用怎样的记忆呢?



    如果接下来他选择的记忆并不是一段完美的记忆,那覆盖之后万一出现了新的问题又该如何是好?



    赵洵心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好的记忆可以在某些程度上给人以慰藉。



    但如果只是由一段烂的记忆去覆盖一段更烂的记忆那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作用。



    比烂是绝对不行的。



    “小师弟,怎么?你想不到完美的记忆了吗?”



    “呃,那肯定是有的啊。让我仔细想想。”



    赵洵本着的原则就是宁缺母滥。



    所以他宁肯去好好想想也不要盲目的做出决定。



    这个时候赵洵知道自己必须要慎重一些。



    因为他检索的这个记忆最终是要去做替换的。



    如果能够完成替换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全方位的适应一切了。



    如果不行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很多时候,赵洵都是出于谨慎的目的去做一些事情的。



    现在他也秉持的基本上是这个原则。



    所以他宁肯在识海之中检索的时间长一些,也不希望整个过程出现任何的问题。



    来吧,再仔细的检索检索。



    最好是在检索出来这段记忆之后再让三师兄龙清泉跟六师兄卢光斗好好的看一下。



    等到他们都确认没有问题了那再选用。



    要不然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拿出一些必要的担当的。



    要不然的话,基本上会让整个人处于一种迷惑的状态之中。



    “好了,有了。”



    赵洵在经过了?

    ?番仔细的不能再仔细的检索之后,还是找到了合适的记忆。



    嗯,算是比较合适的了。



    他把这段记忆从识海之中调集了出来之后展现在三师兄龙清泉跟六师兄卢光斗的面前。



    



    很显然,他是希望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跟六师兄卢光斗能够帮助他来分析一波。



    如果他们俩都觉得靠谱,那赵洵就会选用这段记忆了。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