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萝卜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正文 1112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这还是回来早了?两人远远看着一同慢下了脚步。

    闻人仙正在院子里看落日,这基本是他入雪原后的必备项目,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就像是他的生命只有那一白日,从未想过会这么短,是新奇的体验偶尔会沉进去,但水淼淼必定一次又一次的拉住他。

    早上,用完早膳后,水淼淼便于他谈起了雪晶之事。

    无可厚非,那是冷凝痴的事,怎能因自己的伤而耽误,“让她去吧,我本也想着还是找地方的好,我这伤最少也要一年有余,不能总困着她。”

    “不,我说的是我去。”知道闻人仙听的懂话不过是故意的,水淼淼也就直接挑明道,“满足潋滟医寒冷的地方没那么好找,他朝令夕改的根本没有一个确切的度,在说师父为我动用了灵力,经脉已经不能在等在受伤了。”

    闻人仙一言不发收拾起桌上碗筷,水淼淼见状也跟着一起收拾,顺便讲述着已经定好的事,“凝痴说了这雪原上的风雪是伤不到我的,她会给我东西,我能很轻松将雪晶收集起来更是不会受伤,顶多就是要跋山涉水费点脚力。”

    闻人仙接过水淼淼手中碗筷,停顿了一下平静的道,“我不同意。”

    说罢转身去了临时搭建的厨房,水淼淼留在原地,打了一晚上的草稿,结果半页都没说完,还试想过许多争执的场面,却没想到闻人仙是如此的冷静又如此的坚决,让水淼淼有劲都无处使。

    “为什么?”水淼淼追到厨房边。

    闻人仙沉默的洗着碗,水淼淼抓上闻人仙的双手,心念一动一个净尘术便解决了战场。

    “淼淼真是厉害。”闻人仙笑着夸奖着,“虽是最普通的术法旁人也要捏诀掐咒,不似这般瞬发。”

    “我是没想过我在师父心里能用厉害这般的词形容。”水淼淼松开手掏出巾帕,擦着闻人仙手上的水渍。

    闻人仙却是接过巾帕自己擦着,抬眼看了眼不高兴的水淼淼,温柔的说道,“怎会,淼淼在我心中一直是厉害的。”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

    “或许我们可以折中一下,我们一起去。”

    “师父。”水淼淼略显无奈的喊道,“你不能在出意外了!”

    “你也知道有意外?”闻人仙用水淼淼的话堵她自己。

    “但我能保护好自己。”

    “一起,不更有个照应,对了,现在的我无能为力所以成了累赘?”

    “到底谁是累赘啊!”水淼淼见不的闻人仙贬低自己,手一挥‘噼里啪啦’的碗碟就碎了一地,水淼淼心一惊像犯了错的小孩,径直转身跑回了房锁上了门,在未露面,直到夕阳西下……

    闻人仙正看着落日,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向后望去,水淼淼推门而出手中抓着的是他的佩剑藏仙。

    藏仙剑出鞘发出嗡鸣之声,不住的颤抖着,似不愿待在水淼淼手中又无能为力,水淼淼将剑鞘随意丢弃在雪中,握着剑望着闻人仙大步上前。

    我靠!潋滟医远远看着,心中震惊不已,他难不成是乌鸦嘴吗?

    “淼淼竟然能动用闻人仙的佩剑?”冷凝痴喃喃着,两人的关注度真是天南地北。

    闻人仙看着水淼淼走来纹丝不动,甚至脸上还带上了几丝笑意。

    水淼淼与闻人仙一臂的距离处停留,起势抛剑,施展着术法。

    冷凝痴拦住脑一抽就要冲上前去的潋滟医,“是大衍真剑诀,承仙元尊的招术。”

    三十六把剑从天而降并未落地,而是盘旋在两人周身,在水淼淼的操控下矫若惊龙般灵活百变。

    随着闻人仙的一声笑,水淼淼控制剑雨落地,铿锵有力震感轰鸣,远处的冷凝痴和潋滟医眼中不约而同亮起惊艳,这还是水淼淼吗!那么厉害那么明艳!

    院子积雪随着剑气而消融不断扩大,一直到冷凝痴脚尖处停止。

    “真是厉害。”闻人仙毫不吝啬的称赞着都想给水淼淼鼓个掌了,看着身旁插着的剑随即便握上抽了出来挽了个干净利落剑花,剑并没有消散,闻人仙更是喜难自禁。

    幻化出来的剑凝聚实体久不散,更是难上加难。

    水淼淼展示的却轻松自如,她看着闻人仙,摊开双手表示着,这与她不过是是小事一桩,“我不是累赘。”

    闻人仙愣了一下眉头微皱,手一挥,剑归一把拔地而起飞向闻人仙,水淼淼随即闪身拦截却难抵藏仙剑归家的心。

    撑了一把水淼淼的腰,看着她落地站稳,闻人仙将藏仙剑归入鞘中打横双手递上缓缓开口说道,“我何时说过你是累赘了?”

    “师父没说过。”看着递还来的藏仙剑,水淼淼低下头捂着嘴抖着双肩不知是在笑在哭,“可师父种种的举动不都是在说我是个累赘吗,这不行那不行,不要离开你,跟紧点,师父我也是修行者!我虽不热衷此道,但我此刻一身的本领也是我苦修而来的,我与旁人付出了同样的艰辛不遑多让,为什么师父总认为我不能保护好自己?”

    “我”

    闻人仙想说些什么,水淼淼突兀的抓上了剑却不拿走,两人陷入僵持,“师父递给我剑,是认为我有能力保护好师父而信守承诺,还是认为我毫无能力永不能少了你的庇护。”

    “我没”闻人仙着急想解释,却词不达意,他只是想保护好水淼淼,仅此而已,但谁也没告诉过他,保护真正的含义从不只是保护你不受伤。

    “师父。”水淼淼再次打断闻人仙的话抓过藏仙剑紧紧握着双手中,在没有答案前她不会收起来的,“没有谁是谁的累赘,更没有谁生来就该保护谁,而是我想保护你,我想让凝痴开心,所以我愿意做这一切,师父你不能阻拦我去找雪晶这就如同在阻拦我保护你,凝痴不开心多了心事,你的治疗可能也会受阻,师父既不觉得我是累赘,为何不愿放我去?”

    听完水淼淼的控诉,闻人仙沉默了一会儿,走向前去毫无预兆的拥抱上了水淼淼在他耳边轻道,“我第一次做师父但感觉更像是第一次做人做有血有肉的人,我总是错的很离谱,自以为是,在有下次让淼淼感到任何不舒服的话或举动,请不要在忍直接打醒我。”

    说罢,闻人仙松开水淼淼,水淼淼双手还紧抓着藏仙剑。

    这一番话代表什么?水淼淼还来不及消化,闻人仙便抓上了她的双手,看起来便似一同抓着藏仙剑,似有咔嚓一声,闻人仙道,“淼淼说个词。”

    “师父?”

    看水淼淼懵懂的样子,闻人仙笑了起来宠溺的摇着头道,“换一个不常见的,你永远不可能跟我说的词。”

    “我恨你?”

    话落,藏仙剑亮起金光,有锁链凭空出现缠住了剑鞘,闻人仙松开手后退一步,“现在,你可安心了,除非你说出刚才那三个字,不然我永远无法在召唤它,这次就真由淼淼来保护我了。”

    “师父!”突然感觉它有千金之重,水淼淼将藏仙剑抱紧在怀里,内心震撼不已。

    “你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除了去找雪晶。”

    /74/74698/29320048.html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