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萝卜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加官晋爵

正文 加官晋爵第70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迹率俏幕榧且睬宄了谭颜辉在韩家政一案中扮演的角sè了吧那么,文华书记是要保一保谭颜辉问题是,李逸风到现在都弄不清楚谭颜辉到底在韩家政贪腐案中扮演了什么角sè,又如何去领会文华书记的意思

    邱浩然见李逸风在作难,笑了笑说道:“文华书记的意思是,掌握好度,不扩大不隐瞒,对于确实存在问题的干部,该查还是要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逸风恍然大悟,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告辞离开。

    从下午纪委的人过来对自己进行了诫勉谈话后,谭颜辉就感到大事不妙了,他心里悔恨激ao加,当初如果没有听信了韩家政的谗言,说什么自己老婆在信用社上班有内幕,信用社最近就会出台政策,拿出一笔钱来存在信用社里,用不上半年,便可xiao赚一笔,这个消息很youhuo人的,加上韩家政三番五次的相求,耳根子本来就软的谭颜辉抹不开面子,si自挪用了国土局刚刚收上来的一笔土地出让金,激ao给了韩家政,结果没想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韩家政的老婆吕慧芳因为帮人贷款,贷款方因为还不上跑了,吕慧芳面临着被革职,于是便让韩家政帮忙想办法,韩家政深知三百万不是个xiao数目,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1uan转,又不能不想办法保住自己的老婆,便把主意打到了谭颜辉身上,于是,谭颜辉悲剧了。

    谭颜辉深知事情一旦被揭出来,他自己面临的将是牢狱之灾,没了办法的谭颜辉蹙着眉头给肖明宇打了电话,原本他是想直接给李逸风打电话的,后一想绝对行不通,且不说李逸风听不听他那一套,他知道李逸风是个原则xg很强的人,被李逸风知道了这个情况,他绝对会秉公办理的,如今只能求助于肖明宇,期望他能在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别的不说,能把这三百万窟窿堵上,谭颜辉便有计策脱身。

    一个电话打到肖明宇手机上,硬着头皮跟他说了情况,肖明宇其实也是清楚的,他认为这时候老谭就应该明明白白的找李逸风说清楚,电话里把谭颜辉一顿臭骂,说他被钱i了眼,认钱不认人了啥的,话是赌气说的,但也有埋怨他的成分在里头。

    谭颜辉这时候根本不听劝,他一心想着如何才能摆脱法律的制裁,对于肖明宇的话,他根本不往心里去,想找肖明宇借点钱的话也有些说不出口了,听了肖明宇唠唠叨叨的一通话,谭颜辉觉得这个电话真不该打,于是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他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一般,揪着头无所适从。

    在公安局和纪委的联合行动下,韩家政老婆吕慧芳在逃亡外省的汽车上被缉捕归案,得到消息后,李逸风指示贺援朝说,浩然书记已经跟人武部齐政委联系好了,把人直接带到人武部在十里坊的训练场去看押起来,他随后就到。贺援朝自是应允。

    经过一个晚上对吕慧芳的突审,吕慧芳激ao代了案况,次日凌晨五点钟,浩然书记亲自下了对韩家政双规的文件,韩家政被纪委的同志从家里双规,自此,案件有了水落石出的迹象。

    第一百五十章 大结局

    经过连续两天的突击审讯,神经一直绷得非常紧的韩家政终于没有抗住纪委三个审讯xiao组对他的连番审讯,自诩为反审讯能力强的韩家政,在一摞证据面前终于崩溃了,特别是他听说了自己的老婆没有逃脱,更是垂头丧气的连连感叹造化弄人。,最快文字更新精彩小说

    对此,李逸风给他的说辞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韩家政激ao代了自己所犯罪行,其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只不过是很xiao的一件事情,面对纪委的原同事从他家搜出来的四百万现金,韩家政苦笑着说,这些钱的确是自己收受的贿赂款,不过单就自己而言,这些钱实在算不上多,比自己收的多的有的是。

    李逸风倒是有些不明白了,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韩家政跟李逸风要了支烟,点上后贪婪地吸了几口,随后给他举了个例子,他说,这年头,但凡手里有点实权的,谁不趁着在位时多捞几个,就算是起初不敢捞,但也抹不开面子,你不收钱,就会脱离了官场的本质,国内的官场中人都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你李在官场上hun,你就必须要谨守官场的规则,你不收别人不以为你有多清正廉洁,反倒认为你在装腔作势,一次两次的拒绝,没有什么,三番五次的拒绝,那些人就会把你孤立起来,他们认为你是官场的异类,或者说你根本没有资格hun官场。

    别看这些钱不少,其实,真正收取的贿赂款还真没几个,都是些打麻将赢来的钱,还有就是别人送的烟酒,自己喝不了用不了的,拿到某个关系户那里让人家帮着代卖换成了钱,韩家政说,其实,这些钱都是有出处的,四百多万,没有一分钱他自己说不清楚来历,他给李逸风算了笔账,他一个月的工资,1uan七八糟加起来四百多块,一个月收取的各种名目的好处费烟酒礼品三万多,这还不包括过年过节别人的例行拜访,一年下来加一块也有个四五十万,自己又有个打麻将的xiao爱好,他也清楚,别人找他打麻将目的是为了给他送钱,但是,谁会嫌钱多了烫手

    起初也有过犹豫,久而久之见这种贿赂收起来神不知鬼不觉,习惯也就成自然了,他当了十多年干部,最初从乡镇副手干起,一直到监察局副局长,在沂南这么个xiao县城里来说,也算是位高权重了,十多年下来,攒个几百万的家产不算是太多吧

    李逸风对他这种说法愤怒之极,这种人,贪腐都能给自己找到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人的贪yu是无止境的,李逸风恨不得上去狠狠chou韩家政百十个大耳刮子。

    “你家里既然有钱,为什么谭颜辉挪用了国土局的公款帮你渡过难关后,你还忘恩负义地置他于不管不顾的地步你就没有考虑过他的处境么”李逸风愤怒的问道。

    韩家政嗤之以鼻的笑了笑,道:“李书记,你太天真了,我这四百多万块钱如果帮谭颜辉填了窟窿,不等于主动把把柄送到你们手里么再说了,这些钱本来就是以防万一的,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想到了,当时我就想,就算是我进来了,只要我死扛着啥也不说,有这些钱,也能保证我的老婆孩子一辈子衣食无忧,人呐,都是自si的,换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一个谭颜辉,让我搭上四百万,你认为值么”

    李逸风头一次遇到这么一个拿着磨叽当沉着的无赖干部,他怒不可遏的拍着桌子吼道:“无耻之尤谭颜辉为了帮你渡过难关,不惜挪用公款,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朋友官场中人谁敢说自己有朋友再说了,他谭颜辉如果眼里看不到利益,看不到那三百万存款所带来的利息,会主动拿出三百万来帮我真是笑话”韩家政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反驳李逸风道。

    李逸风怒从心起,非常想再一次拍桌子,仔细一想,对啊,官场上有朋友么韩家政说的似乎并非没有道理,他冷静了下来。

    点燃一支烟,李逸风无视了韩家政满是仇恨的目光,静静地走到了窗户前,案子办到这个程度,该了结的似乎都了结了,下一步,就是把牵扯进案子里的干部们全部抓获归案,然后就可以移激ao给检察院起诉了,谭颜辉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心里纵有千般不愿意认可这个事实,但法律就是法律,法律是没有人情可讲的,权大于法,也要看什么时候,在韩家政这些问题上,想保住谭颜辉,不是一般的困难

    想通了这一点,李逸风跟身边的纪委办案人员激ao代了一下,转身出了én。

    对于谭颜辉的逮捕,李逸风并没有参与其中,事后李逸风听说,把谭颜辉从家里带出来后,他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李逸风其实很想去看望一下谭颜辉,毕竟两个人关系莫逆,但见了面又能说什么呢还是等案子完全了结了再说吧。

    案子终于结束了,通过这起案子的办结,李逸风在纪委打开了工作局面,这里在多句嘴,监察局干部,涉案过了三分之一,大换血之后的监察局似乎没有了以往的锐利,一干人等显得沉寂了很多,不过,对于李逸风来说,这是个好机会,是他真正能掌控全局的机会。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转眼到了九月底。

    方妍打来电话,说是乘今天的飞机赶到海滨,让李逸风去机场接她。李逸风开心的笑了,两人的婚礼定在十月六号这一天,方妍过来是为了在海滨登记,她知道李逸风工作忙脱不开身,没办法,只能她到滨海来一趟,李逸风对方妍的体贴很是欣慰。

    看着佳人从通道疾步走出来,李逸风脸上的笑容愈加浓烈,接过方妍手中的包,李逸风嘿嘿乐着拥抱了她,佳人依旧羞涩,李逸风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累了吧”李逸风掏出手绢擦了擦方妍脸上的汗渍,关心的问道。

    方妍笑着摇头,xiao手cha进李逸风的臂弯,臻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一脸柔情蜜意。

    “逸风,咱们先去舅舅家还是登完记后再说”方妍羞赧的问道。

    李逸风道:“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是啊,等不及了。”方妍欢快的蹦跳着,吐着腥红的舌头,说道。

    李逸风呵呵一笑,搂着她的杨柳细腰上了车。

    登记还是非常顺利的,两人带齐了各种材料,填了表后领取了两个鲜红的结婚证,李逸风说:“后悔不”

    方妍哭丧着脸,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后悔有用吗后悔也晚了。”

    李逸风哈哈大笑。

    方妍捶了他一下,说道:“你知道结婚的意义是什么吗”

    李逸风一愣,忽然笑了,他说道:“没结婚之前,我们住一块那叫未婚同居,更不好听的,那叫狗男nv,结了婚,我们就是合法夫妻,就不存在先上车后补票的情况了。”

    方妍恼火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逸风哈哈一笑,把她搂得更紧了。

    李逸风和方妍的婚礼说不上多么热闹,反而气氛还显得有些沉闷,原因是以前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人物今天都来捧场了,虽说大多数人只是聪聪1u了一面,说了些祝福的话便离开,也够让李逸风感到惊讶的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婚礼会有这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参加,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通过这些人,也让他认清了李家在国内政坛上的地位。

    老爷子很高兴,娶孙媳fu了嘛,家里又添了一口人,让他看到了能见到第四代的希望,年岁已高的老人家听说那几位来了,不顾家人的反对,亲自来到国宾馆大厅里迎候,握着他们的手,也是一阵寒暄。

    够上的资格来参加李逸风婚礼的海滨省党政干部,除了陈国强这个娘家舅舅以外,也就是刘源他爹刘东亭勉强能够上台盘了,对于刘东亭,李逸风好感颇深,他从刘源嘴里听说了刘东亭最近跟省长郝仁江闹得颇为不愉快,联想到前世里刘东亭被人陷害最后黯然离世的事情后,也弄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过这一世显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原因是前一阵子还处在观望状态下的刘东亭,知道了李逸风和陈国强的关系后,立马加入到陈国强的阵营中,现如今俨然成为了陈国强的左膀右臂,郝仁江即使想为难刘东亭,也得顾忌一下陈国强的感受,省委书记虽说不至于和省长闹翻天,但是想要给你使个绊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办的事情。

    张文华的到来是李逸风刻意邀请的,李逸风如今把张文华当成老师看待,其实张文华也没想到人生的机遇会如此美妙,当初启用李逸风的时候,可不是看到他有如此通天的背景,y差阳错的,居然通过李逸风,让京城张家和李家两大豪én结成了盟友,为此,张家老爷子没少夸赞张文华,张文华在家中的地位与日俱增,一时间曾跟他有过竞争的兄弟们纷纷退却了,不出意外的话,张文华在张家的家主地位任谁也撼动不了了。

    李逸风已经得到消息了,年后张文华就会调往省委担任副秘书长一职,对他而言,暂时的沉淀和避让是为了今后的展,一个人锋芒毕1u了,不见得是好事情,张文华这几年在沂南取得的成绩太过引人注目,原本东平市委打算把张文华就地提拔的,但是遭到了省委的反对,当然了,能够代表省委出反对声音的,无疑是省委书记陈国强,对此,翟冠群不止一次的找过陈国强,陈国强给他的理由是,文华同志我看上了,你老翟就忍痛割爱吧,翟冠群面对省委书记的跋扈,也只能苦笑连连。

    看着身边的美娇娘,李逸风有些沉醉了,一袭华丽的婚纱穿在身上,把方妍衬托的更显娇媚,挽着李逸风的胳膊,方妍表现出来的大方得体让李逸风倍感有面子,都说人生第一知己足矣,人活一世,能娶到个如此娇美如hua,又温柔善良的娇妻岂不是更应该知足么

    更何况活了两世的李逸风,他感觉,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恩赐

    结婚的这一天,让李逸风总结起来就一个字:累这个累,说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疲劳,更是心累,应付着方方面面的封疆大吏、部委大员,xiao心翼翼的说话,恭恭敬敬的敬酒,本身酒量不浅的李逸风居然喝了半斤多一点就醉了。

    怎么回的新房李逸风是一点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时,看见g头上贴着的“囍”字,李逸风才想起来原来自己结婚了。

    “这就算结婚了”李逸风嘟囔了一句。

    怀里的佳人还在沉睡,枕着李逸风手臂的xiao脑袋往他怀里拱了拱,慵懒的姿态让李逸风感受到无限幸福。

    chou出已经有些麻的胳膊,李逸风给方妍掖了掖被角,却不想这一动作搅了方妍的美梦,睁开了惺忪了双眼,方妍笑眯眯望着李逸风,“早上好,老公”

    一声“老公”喊得李逸风骨头都酥了,笑了笑,李逸风道:“早上好,老婆”两人很有默契的相视笑了起来。

    李逸风热切的眼神注视着方妍,情难自已的凑了过去,一时间房间里sè满园

    温柔乡是英雄冢在家xiao度了七天婚嫁的李逸风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很是感叹了一番中华文化的博大jg深

    老爷子把李逸风喊进了书房,询问了他后面工作的安排,李逸风从老人期盼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表态说一切听从爷爷的安排,老爷子非常高兴,把自己的想法跟李逸风说了,提一级,回京城部委锻炼,美其名曰:站的高望的远李逸风听从了老爷子的建议,去国家计划委计划产业司就任企改处副处长。

    李大海两口子在李逸风结婚后搬来了京城,这是李逸风最得意的事情,一家人永远不分开是李逸风给李大海作出的承诺,李大海老两口自然也不愿意跟李逸风分开,再加上已经考入京大的李怡群也需要人照顾,两位老人便在京城住了下来,对于李逸风来说,在京城买处房产,算不是多大的事情。

    又是两年过去了,李逸风在国家计划委的挂职锻炼行将结束,他的下一站是海滨省武江县,那个他父亲李辰南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职务是武江县委书记,他这才下武江,是带着任务来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探索一条适合国企改制的道路是下一步李逸风工作的重点。

    又是五年过去了,李逸风在武江走出了一条不平凡的道路,成功实现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探索,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他以三十三岁的年龄当选为东平市政fu常务副市长,有一段奋斗旅程即将拉开序幕。

    在去市政fu报到的途中,李逸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明快起来,快接通后,李逸风说道:“老婆,还好吧”

    “老婆老婆,你心里只有你老婆,老娘是你妈臭xiao子,赶紧给我滚回来,xiao妍进了产房,马上就要生了”话筒中传出了陈雪梅蛮不讲理的吼声。

    李逸风一个愣怔随即醒悟过来,赶紧说道:“好的老妈,我马上订机票回去”还没来得及挂电话,就听到那边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陈雪梅急切地说道:“生了生了,逸风,是儿子”

    一阵温暖涌上了李逸风的心头,他挂断电话,双手捂住脸,眼泪从指缝中缓缓流出

    转眼又是十年,金秋十月,李逸风和方妍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缓缓登上了泰山之巅,旁边是早已退了休的李辰南和陈雪梅,还有李大海、赵秀蓉,李思言乖巧的牵着李辰南宽厚的手掌,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风儿,还记得爷爷跟你说过的那句话么”老爷子垂垂老矣,但jg神头却是不错,他回头望着李逸风,笑着问道。

    李逸风蹲在老人面前,把ao毯给老人掖了掖,说道:“爷爷,您的话孙儿记一辈子呢,非常之时,要有非常之为,非常之事,要尽非常之责,为政者,要肩负使命、投身大局、攻克艰难、勇于担当,要以为老百姓谋福利为己任,以振兴党的事业为基础,不畏艰险、排除万难,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老爷子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也变的跳脱起来,“一个经济展迅的大省的省长,不是那么容易干的,我相信我的孙子能够干好看,太阳升起来了,的好啊,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最终还是你们的”

    李逸风郑重地点了点头,坚毅地目光眺向远方

    完

    完本了,说两句知心话

    完本了,说两句知心话

    大家好:

    午夜向大家报到来了

    说些什么呢先还是要道歉吧对不起大家,加官晋爵虎头蛇尾了为什么这么说,大家其实都明白,作为一名职业写手,靠码字为生的我,每一个订阅对于我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关系到我以及我家人的生活,很遗憾,加官晋爵的订阅非常不好,可以说扑的一塌糊涂

    我要是说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你们相信么

    其实,对于这本书,一开始写的时候我是满怀希望的,刚刚下笔,书评区有读者反映跟大神断刃天涯白金的扶摇有些类似,对此,我一直没有做过解释,如今,本书完本了,我想说的是,断老大给予我的帮助我没齿难忘,其他不做过多解释,相信看过我上架感言的兄弟们都知道我对断大的尊敬是自内心的。小说的~顶点小说~网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思考,自己写的东西是不是真的一无是处,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一无是处的话,还会有五千多兄弟的收藏,六百位兄弟的订阅么显然是不会的

    虽说结束的有些仓促,但是我心里永远怀有感恩,这个感恩,是对六百多位一直支持我前进的兄弟们的,你们的订阅使我不至于光着屁股1uo奔一个月,多少还有些收成能够维持生计,对于一名职业写手来说,这六百多位兄弟们的订阅太重要了,用我老话来说,包子吃不起馒头总是吃的起的吧

    我感谢你们,给你们鞠躬了

    唠叨了这么多,似乎没有一句说到正题上,呵呵,惭愧啊,惭愧

    下面说说新书吧。按照计划,我要休息一个礼拜,在这一个礼拜内,想要做到完全的休息是不可能的,省图书馆是一定要去的,这个礼拜几乎都要泡在那里了为的是查找些资料,争取为大家写出更好更真实的故事。

    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啊,真的

    新书依旧是官场,加官晋爵其实还有很多没有写到的地方,脑子里的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就匆匆结束了,我也很郁闷,不过,我会把它全部加注在新书中,给大家讲述一个崭新的故事,这一个礼拜,请允许我放松自己的同时,把新书大纲弄出来,我保证,九月二十号之前新书会上传

    又一个希望,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午夜,还是那句话,你们的支持,是我奋斗的动力该说的不该说的,今晚说了很多,大家多多谅解吧,就这样,再一次鞠躬,然后下台睡觉去鸟话说一年多了,从来都没睡安稳过

    午夜浓茶

    于

    shubao2</br></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