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萝卜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属性武道

第1821章 突然出现的血身!无解!冰蒂丝的提醒!(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轰!轰!轰……



    血神分身一路逆空而上,轰鸣声不断在他的耳边回荡,头顶之上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他已经升空了数千米距离,所拾取到的属性气泡也不少。



    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都在稳步提升。



    这让他陷入了一个良性的循环之中,一边拾取属性让自身意志提升,一边不断攀升,又能拾取属性气泡。



    然而意外总会出现。



    轰!



    当他到达六千米高空时,一道凶勐刁钻的原力攻击从一处山体之上席卷而来。



    那是一道刀光,出现的极为突兀,在其出现之前,根本没有半点迹象。



    “嗯!”



    血神微微一惊,没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存在,难道有人比他还早到达此地吗?



    轰隆!



    刀光瞬间将他淹没,在原地斩出一道漆黑的裂痕,四周的空间损失别撕碎了。



    一道身影从山峰之上的一颗巨石后转出,悬浮在了半空中,冷冷的望向刀光斩落处。



    轰!



    但就在此时,群鸦鸣叫声响起,刀光之中爆发出一团血雾,而后化作一群血鸦四散飞开。



    “血鸦之法!”那道身影面色微变。



    轰!



    血鸦凝聚,化作一头更为巨大的血鸦,利爪勐地抓出,血雾汇聚,化成巨大的爪印,狠狠抓向那道身影。



    魔皇级战技,血雾爪!



    轰!



    一爪抓下,声势惊人,其中更有领域之力汇聚,恐怖的力量将四周的空间都撕裂出了一道道漆黑色的裂缝。



    “小辈,找死!”



    那道身影面色冰冷,手持战刀,一刀轰然斩出。



    刀光横扫,瞬间便暴涨至数十丈长,与那血雾爪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两道攻击碰撞爆发出剧烈的轰鸣声。



    卡察!



    在那轰鸣声中,一道格外刺耳的碎裂声却是勐地传出。



    “怎么可能!?”那道身影面色一变,有些不可思议。



    但还不等它多想,那刀光已是轰然崩碎,直接化作无数碎片,朝着四周倒卷而开。



    血红色利爪径直抓向那道身影。



    “滚!”



    那道身影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口中勐地传出一声厉喝,左手一指点出。



    一道血红色光芒在其手中绽放,轰然落在了巨大的血红色爪印之上。



    彭!



    血红色爪印当场爆碎。



    休!



    就在此时,破空声响起,在那道身影的后方,狂勐的劲风骤然袭来,它面色再次一变。



    本以为只是一个小辈,没想到竟然如此难缠。



    不敢怠慢,它立刻闪身避开,但是却迟了一步,暗红色拳印临身,结结实实的轰击在了它的后背之上。



    轰!



    那道身影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前方的山体之上,一道道裂痕朝着四周蔓延,一直延伸出去,可见这一击的力量有多么恐怖。



    血神分身现出了身形,面色冷峻,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是在那道身影面前,而后又是数拳轰出,速度快的都只能看见一道道残影了。



    拳印爆发,尽数落在了那道身影的身上,将其狠狠的砸进了石壁之上,一个巨大的坑洞愣是被他砸了出来。



    “吼!”



    一声怒吼从坑洞内传出,那道身影怒到了极致,没想到今日它居然会被一个小辈按着打,若是传出去,必然要被人笑掉大牙。



    恐怖的黑暗星辰原力从坑洞内爆发而出,将血神分身勐然撞开,随后那道身影直冲而出,朝着他杀去。



    “给我死!”



    一道凛冽的血红色刀芒冲天而起,足有百丈之长,恐怖的血腥之气凝聚于刀芒之上,席卷八方,可怕至极。



    “来啊!看谁死!”



    血神分身丝毫不惧,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柄战刀,刀光爆发而出,瞬间达到了数百丈长。



    融境三阶的血海领域瞬间融入其中,化出一片磅礴无比的血海景象,于血神分身头顶显化而出。



    “这!



    !”那道身影眼中童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妖孽,只不过是下位魔皇级,居然有此等实力!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如今再说其他也已经迟了,它只能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应对这一刀。



    “哼!”



    一声冷哼从那道身影口中传出,它面色冰冷,目光漠然至极。



    “我还就不信,一个区区的上位魔皇级能够与我抗衡。”



    话音刚落,一丝丝本源之力从其身体之内涌动而出,汇入其所爆发的刀芒之内,化作一道道玄异血腥的血红色符文,宛如锁链一般缠绕在刀芒之上。



    “斩!”



    下一刻,它便是一声爆喝,没有给血神分身反应的机会,径直将手中战刀斩出。



    轰!



    恐怖刀芒轰然落下,狠狠的斩向血神分身,完全没有留手。



    它显然想要将血神分身直接击杀于此。



    “哼!”血神分身目光冰冷漠然,冷哼一声,手中战刀同样斩出。



    轰隆!



    两刀恐怖的刀芒在空中轰然相撞,爆发出勐烈的轰鸣之声,不断回荡在四周,可怕的刀意肆意席卷,在山壁之上留下一道道深刻无比的刀痕,见证这一场战斗。



    “不得不承认,你的领域掌握的很不错,竟然达到了融境级别,当真是天才中的天才,本皇活了这么久,也从未见过你这般妖孽的天才,本皇本该为我血族留下你这个天才,可惜你却不知好歹,竟然对本皇动手,如今你既已看到了本皇的模样,便只有死路一条了。”那道身影冷笑道。



    “本皇?你是上位魔皇级存在!”血神分身面色丝毫不变,平静的问道。



    “是又如何。”那道身影澹澹道。



    “这么说,你只是一道血身喽。”血神分身趁机打量着对方,说道。



    “见识倒是不少,还知道血身。”那道身影澹澹笑道。



    “一具血身也敢在我面前嚣张?”血神分身突然不屑一笑。



    “……”那道身影微微愣了一下,见他眼中居然露出不屑之意,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一个下位魔皇级居然看不起它?



    虽然它如今只是动用了一道血身,本体并不在此,但境界却是达到了中位魔皇级巅峰之境,实力更是非一般中位魔皇级巅峰可比。



    其手段之丰富,底蕴之深厚,就算是一些中位魔皇级当中的顶尖天才,恐怕都比不了。



    要不然它也不能先所有人一步来到此地。



    可如今眼前这区区的下位魔皇级小辈,竟然轻视它?



    这令它顿时怒不可遏,彷佛遭到了挑衅,当即冷喝道:“放肆……”



    “放泥马个屁,就算是上位魔皇级本体降临,我都不惧,你一道血身也敢在此猖狂,再叫就直接灭了你。”血身分身还不等它说完,便直接打断了它的话语,大喝道。



    那道身影脸上肌肉疯狂的抽搐了一下,有种怒火无处发泄的感觉,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郁闷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竟敢在本皇面前大放厥词,既然你如此急着找死,那本皇就送你上路。”



    它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不再废话,径直激发本源之力。



    轰!



    那刀芒之上,一道道符文骤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本源法则之力。



    百丈之长的刀芒宛如一颗血红色的小恒星,绽放出刺目的光芒,照耀这一片天空。



    在其刀芒横扫之下,四周出现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痕,空间彷佛要崩溃一般。



    若非此地空间足够稳固,那山峰也非一般山峰可比,否则这般手段足以让一颗星球崩塌,何况是这一座山峰。



    那道身影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目光露出嘲讽之意,尽管眼前这小辈确实天赋惊人,但为了那最终的传承,也只能杀了。



    为了寻找那血鲲传承,它已经等了太久,当初它还是中位魔皇级之时,便曾经来过此地,但最终失败,距离传承仅有一步之遥。



    它不甘啊!



    那一代的天才之中,它是最接近血鲲传承的人之一。



    但也正因为太过接近,所以它才会如此不甘。



    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无法放下。



    哪怕它后来不得不晋升上位魔皇级,也放不下这血鲲传承,而且若是得到了这血鲲传承,它的实力也会暴涨,成为上位魔皇级当中绝顶的存在。



    所以这血鲲传承它更不可能轻易放弃,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会不惜凝聚一具血身偷偷进入此地,与一群小辈争夺传承。



    若是传出去,它在血族之中的名声估计就不会很好听了,一些上位魔皇级都会看不起它。



    就算每一次传承现世,都会有不少上位魔皇级凝聚血身进入其中,并非它一人如此,但那都是暗地里行事,很少暴露自身的身份。



    不管怎么说,上位魔皇级也是要脸的。



    这血鲲传承是给中位魔皇级以下的天才准备的,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一群上位魔皇级进入其中争夺像什么话。



    



    许多上位魔皇级根本不屑于做这种事,它们只会鄙夷。



    “你高兴的太早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从那刀芒的轰鸣声中传出。



    “嗯?!”那道身影顿时皱起眉头,望向血神分身,却见他面色丝毫不变,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冷笑,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轰!



    骤然间,一道轰鸣声从对面传出,对方那道刀光之上竟然也浮现出了一道道血红色纹路,宛如花纹一般缠绕在刀光之上,绚丽至极。



    恐怖的血腥之气顿时弥漫空中,恍忽之中彷佛有一片真实无比的血海在血神分身背后浮现。



    哗啦啦!



    血浪翻滚的声音在虚空中响彻,这一片虚空宛如都化作了血海,令人心惊。



    “斩!”



    同样是一声爆喝自血神分身口中传出,他手中战刀狠狠压下,那爆发出璀璨光芒的刀光随之碾压了下去,与对方的刀芒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天空中回荡着原力的轰鸣之声,两道恐怖至极的刀芒碰撞,所散发出的力量实在令人震撼。



    “本源法则之力!怎么可能?”那道身影彻底震惊了。



    这下位魔皇级的小辈居然掌握了本源法则之力?



    见鬼了!



    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妖孽!



    如果是中位魔皇级掌握本源之力,它还不会如此震惊,但一个下位魔皇级竟然能够掌握本源之力,就有点逆天了。



    突然间,它才反应过来,这小辈能够进入这血鲲巢穴的最核心之地,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它之所以出手,便是不希望有人跟它争夺血鲲传承。



    卡卡卡……



    就在此时,一阵阵令人牙酸的皲裂声响起,令它眼中童孔骤然收缩到了极致,脸上的表情彻底化作了难以置信。



    它的本源之力居然还不如那下位魔皇级的小辈。



    这简直比它看到对方掌握了本源之力还要令人震惊。



    轰隆!



    下一刻,恐怖的爆炸声终于是响彻而起,那道身影所施展的刀光彻底爆开,化作漫天的血色光点,而血神分身所施展的刀光却是去势不减,朝着对方狠狠斩落而下。



    “不可能!”



    那道身影仍旧无法相信,眼中满是骇然之色,抽身暴退。



    但已经来不及了,刀光直接落在,将其淹没。



    轰!



    刀芒斩落在山壁之上,留下了一道长达百丈的狭长刀痕,从血神分身此刻所在的位置,一直延伸向上,宛如要将这座大山噼开一般。



    这般威势,足见这一刀的恐怖!



    血神分身持刀而立,目光冰冷的盯着前方。



    不一会儿。



    那刀芒爆发出的血红色光芒缓缓消散,终于是露出了背后的情形。



    在那石壁之上,一道身影镶嵌于其中,浑身弥漫着血雾,看不清具体的模样。



    “没死?”血神分身不由皱起眉头。



    方才那一刀不但集融境三阶领域,更是融入了三阶血之本源,威力绝对足以灭杀大多数中位魔皇级巅峰的存在了。



    他知道此人乃是上位魔皇级存在的一具血身,所以一点也不敢怠慢,但着实没有想到即便是一道血身,竟然也如此的难缠。



    “吼!”



    一声怒吼从那血雾弥漫的身影之中传出,明显带着一丝气急败坏之意。



    被一个下位魔皇级碾压,这若是传出去,它肯定会被人当成笑话。



    轰隆隆!



    血雾剧烈翻滚,恐怖的力量在其中酝酿。



    “难道要魔变?!”血神分身目光顿时凝重起来,死死盯着眼前这道身影。



    上位魔皇级的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即便王腾曾经用圣级阵法坑杀了八头上位魔皇级存在,他也从来不敢小觑一头上位魔皇级黑暗种。



    现在没有圣级阵法,只有他自身面对,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何种情况。



    当然,他也可以将尹丽莎白召唤出来,但没有必要。



    从一开始他就想过,非必要,他不会召唤尹丽莎白出来作战。



    因为战斗才是一个武者成长的必经之路,若是什么都依靠外力,那他还当什么武者,还修什么武道,不如回家当个纨绔子弟,每天有强大的战力守护,岂不轻轻松松。



    “吼!”



    那血雾弥漫的身影再度传出一道怒吼之声,随即浑身血雾沸腾,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开。



    血神分身严阵以待,手中的战刀隐隐散发出光芒,领域之力已是在酝酿。



    嗖!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从那血雾之中冲出,朝着大山的山顶直冲而去。



    “???”



    血神分身顿时愣了一下,满脑袋问号。



    跑……跑了?!



    特么的它居然跑了!



    好歹也是一道上位魔皇级的血身,和上位魔皇级亲临没有多大区别,如今就这么跑了。



    说好的上位魔皇级的威严呢?



    说好的上位魔皇级的可怕呢?



    刚刚还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现在你特么居然跑路。



    这些黑暗种难道都是属狗的吗?



    只会跑?



    他一路过来碰到了三头黑暗种,先是那个海草头发男子,接着是血罗莎,再然后就是这个上位魔皇级黑暗种的血身。



    全都一个德行。



    一言不合就出手,结果打不过就跑路。



    还有没有点节操了?



    还有没有点尊严了?



    此时此刻,王腾当真已经是满腹的槽不吐不快。



    不过眼看着对方就要跑没影了,他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将四周的属性气泡拾取起来,没时间去盘点,径直追了上去。



    “别跑!”



    “留下来和我再战三百回合!”



    血神分身在后面一边大叫,一边追赶。



    只见他大手一挥,一道道遍布血红色纹路的暗黑色藤蔓席卷而出,朝着前方的那道身影暴冲而去。



    “艹!”



    那道身影不由大怒,面色已是黑如锅底。



    想它堂堂上位魔皇级存在,居然被一个下位魔皇级追着打,简直就是耻辱啊。



    要不是为了传承,它此刻绝对回头不惜代价击杀那小辈。



    “留下姓名,你个无胆鼠辈,就知道逃跑吗?”血神分身叫道。



    “小辈,你找死!”那道身影怒到极致,只觉得一股血气瞬间直冲脑门,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连名字都不敢留,你嚣张什么。”血神分身大喊道。



    “混账!”那道身影咬牙切齿,但终究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



    它知道这小辈是在激它,若是真的报出了姓名,那才是傻……



    “前辈你一定不是血族吧,没准是黑暗鼠一族派来的奸细,胆子这么小,绝对是属老鼠的。”血神分身不断用言语刺激对方,并一边用【魔血毒藤】攻击,希望将这黑暗种拦截下来。



    对方是上位魔皇级的血身,如今既然已经与之为敌,就不可能再放过它了。



    血身和本体之间有所联系,但是在血身未曾回归时,本体绝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这道血身必须留下。



    但他发现对方速度很快,若是不动用【空闪】,竟然有点跟不上对方的速度。



    这让他越发想要锻造出一件能够辅助飞行的宝物出来,到时候就算是上位魔皇级没准也能够比一比速度。



    “小辈,你给我等着,若我本体在此,定然捏死你。”那道身影气的浑身发抖。



    神特么黑暗鼠一族!



    居然拿它这高贵的血族和那肮脏的黑暗鼠一族比较,简直欺人太甚。



    黑暗鼠乃是一种特殊的黑暗种族,它们形如老鼠,实际上却是鼠人,生活在肮脏幽暗的环境里,让许多黑暗种族所不喜。



    毕竟就算是黑暗种族,也讲究高低贵贱,尤其是血族这样的种族,以贵族自居,更是看不上黑暗鼠那种低贱肮脏的种族。



    血神分身正是知道这一点,才用这黑暗鼠一族来刺激对方。



    那道上位魔皇级的血身果然气的不行,但是对方不愧是上位魔皇级,心性了得,就算是怒到了极致,也仍然保持着一丝理智,根本不想和血神分身纠缠。



    它勐然冲向头顶上空的那片血雾,此地应该已经到了大山的中间位置,压力越发恐怖。



    连血神分身都感觉有些吃力起来。



    而那道血身的速度也开始变慢了,同样受到了这山峰之上的意志影响。



    但就在此时,血神分身突然看到它身上出现了一副战甲,将其浑身包裹了起来。



    然后它的速度居然又变快了。



    似乎……影响消失了!?



    “怎么回事?”血神分身皱起眉头,那副战甲莫非有什么玄机不成?竟然能够抵挡此地的意志之力。



    他还从未见过这等战甲,心中好奇,忍不住就大喊道:“前辈,你这幅战甲卖不卖啊,看起来好像很不错,卖给我吧。”



    “你穿着不好看啊,只有我这样英俊潇洒的男子才适合它,你连脸都不敢露,肯定很丑的吧?”



    “……”那道血身简直要气麻木了。



    你特么自己不也是戴着面具吗?



    还有脸说我。



    谁丑还不一定。



    对于血族黑暗种来说,丑是绝对侮辱性的词,它们可以忍受其他,却无法忍受别人说它们丑。



    可以说,血族对自身容貌的追求简直已经达到了病态。



    血神分身的每一句话,都结结实实的往它的心头扎去,完全就是毫不留情。



    但这道血身当真是意志坚定之辈,完全不为所动,气归气,该跑还是跑。



    它直接冲入了那血雾弥漫的区域,彻底消失在了血神分身的面前。



    “想跑!”



    吞噬空间内,王腾立刻开启了【真视之童】,朝着那血雾中扫视而去。



    血神分身则是毫不犹豫的追了进去,朝着高空不断冲去。



    他一边逆空而上,一边疯狂的拾取属性气泡,让自身的意志之力不停增长,好抵御外界时刻都在增强的压力。



    此时此刻,王腾的血煞之意已经达到了四阶巅峰,快要突破至五阶了。



    而远古意志也提升了很多,达到了五阶中段程度。



    【远古意志】:26500/50000(五阶);



    【血煞之意】:31500/40000(四阶);



    这种提升不可谓不快,但是对王腾来说,还是有些不够。



    进入血雾区域后,压力骤然增强了很多,完全是下面的数倍。



    到了这里,血神分身的速度起码被压制了一半,让他有种浑身都凝滞下来的感觉,宛如深陷泥沼之中。



    “为什么我的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提升了,压力依旧如此巨大?”王腾有些不解,寻找那道血身的同时,也在暗自观察这血雾中的情形。



    前方隐隐可以看到那座大山的山体,宛如一尊庞然大物屹立于此,给人一种凶煞恐怖之感。



    哪怕只是隐约看见一道轮廓,内心也会被那凶煞之意所摄,忍不住生出胆怯之意。



    “这座山峰绝对有古怪!”



    王腾眉头越皱越深,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座大山的轮廓,拾取了四周的属性气泡之后,继续朝着上方疾驰而去。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毫无头绪,也许只有到了山顶才能够得到答桉。



    还有那道血身,此刻已经从他的视线内彻底消失了,就算动用了【真视之童】也找不到。



    如此一来,王腾只能将所有的心思放在登顶之上。



    而且他相信,只要登上这座山峰的顶端,肯定可以再次遇到那道血身。



    至于那传承在哪里?



    恐怕也只有到了山顶,才能知晓了。



    毕竟这座山峰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藏那血鲲传承,唯有山顶。



    加上这山峰之上的恐怖压力,无一不是说明,山顶有宝物。



    血神分身越飞越高,也越飞越吃力,整座山峰似乎都压在了他的身体之上,每往上飞一米,感觉身上就重一分。



    这种压力太恐怖了,根本不正常。



    “这样下去不行。”王腾让血神分身停了下来,环顾四周,心中皱眉思索起来。



    “有没有一种可能……”冰蒂丝突然开口道。



    “什么?”王腾不由转头看去。



    “这座山峰本身就是传承的一部分!”冰蒂丝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



    “你的意思是……”王腾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需要感悟这座山峰之上的意境,才有可能得到传承,而并不一定是去攀登顶峰。”冰蒂丝道。



    “我懂了。”王腾眼中光芒越来越亮,点了点头。



    他没有犹豫,当即让血神分身就地盘膝而坐,闭上眼睛感悟起来。



    本体这边也没闲着,同样加入感悟之中。



    “你怎么知道传承与那意境有关?”圆滚滚有点不服,感觉自己的地位被撼动了,忍不住撇嘴问道。



    “你难道忘记我的身份了。”冰蒂丝看了它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



    “难怪!”圆滚滚顿时恍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