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萝卜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癸字卷 第三十五节 惹火烧身,胆大包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冯紫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斜睨了周培盛一眼,这位劝自己可以多方下注,但他自己看样子却是一根绳子吊死在郭沁筠和恭王身上了。



    不过自己和对方的确没得比,周培盛本来就是《红楼梦》书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内侍,戴权、夏秉忠、裘世安,哪一个都是早早就晋升了总管,而他却是在永隆帝秋狝之前才晋升的总管,资历最浅,根基最薄,如果还想要学着裘世安那样两头吃鱼,那恐怕连郭沁筠都不会看上他。



    既然没得选,当然就要死死抱住郭沁筠,替郭沁筠和恭王着想,这种做法倒是正确的,或者说他更在乎恭王的前途,至于其他,包括这位荃妃娘娘,可能在他心目中都远不及自己这个能给恭王带来巨大助力的贵人。



    只不过现在恭王太过年幼,还需要依靠其母荃妃娘娘的扶持,所以周培盛实际上对荃妃的一些无脑操作和任性骄横很是不满,但碍于情面和现状,只能想方设法地替荃妃娘娘擦屁股。



    冯紫英对周培盛的心态看得很准。



    周培盛很清楚自己的命运早已经和恭王捆绑在一起,只有恭王出头,他才有希望,但现在看起来恭王实力和声势却又是最单薄的。



    张景秋的隐隐失势,陈敬轩的跌落不起,恭王却又因为年龄缘故一直无法进入青檀书院中读书,这让一早看起来还凭着自幼聪颖的这个噱头在朝中有些人气的恭王迅速被排斥在了监国之位候选人之外,这让周培盛甚至比郭沁筠和恭王母子还要着急。



    说现在荃妃——恭王这一系有些病笃乱投医也不为过,郭沁筠甚至几度找张景秋哭诉,但是张景秋现在也是爱莫能助,叶方二人甚至有意要动他的都察院左都御史之位,这让他自己都有些自身难保的感觉,哪里敢去轻举妄动?



    寻找贤德妃来搭冯家——北地士人这条线,也是周培盛经过苦心琢磨才找出来的路径。



    在周培盛看来,冯家现在声势太大,尤其是冯家在军中的影响力已经让内阁诸公有些忌讳了,平定江南之后,冯唐势必会被解除军权,继续挂个蓟辽总督而不再兼任辽东总兵的职务,算是不错了,弄不好把你放回五军都督府随便任一个都督或者都督同知,让你表面上位极人臣,但实际上毫无兵权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种情况下,冯家肯定也需要寻找盟友。



    冯紫英虽然是文臣,其师尊还是内阁阁老,但是其父冯唐作为武将,冯家又是边镇豪门,肯定是不愿意失去兵权的。



    哪怕是当一镇总兵,也胜过看似高高在上五军都督府都督,这里边如何来平衡微操,周培盛相信冯家也应该会考虑到。



    但武人和文臣之间的天生对立让冯紫英很难在齐永泰、乔应甲这些支持他本人没问题但是要支持冯唐却不可能的问题上获得支持,那么也许冯紫英就会寻求在文武之间的仲裁者——天家来获得助力,这也是周培盛看好这个结盟的机会。



    当然,冯紫英也可以选择如熙妃梅月溪——禄王或者许皇贵妃——寿王以及苏菱瑶——福王礼王这几方。



    不过以冯紫英和寿王恶劣的关系,这一方首先放弃。



    苏菱瑶这一方在周培盛看来,福王礼王非帝王之姿,相信冯紫英也能看出来。



    唯一就是梅月溪和禄王这一方,但梅月溪现在许多人都看好,连裘世安都在和梅月溪眉来眼去,戴权也回来为梅月溪摇旗呐喊,朝中叶方二人据说也是很欣赏禄王,所以梅月溪对冯家的看重程度就未必有那么大了。



    既然是押注,当然要押冷门所获利益才会最大,恭王德才俱佳,年龄小了一些对于朝中诸公来说也许就意味着可塑性更强,所以要争取朝中诸公支持也不是不可能,未必就不能从禄王那里抢得几分机会。



    而冯家的情形无疑是最值得己方拉拢的,有军中势力,更是和北地士人有着深厚渊源,如果能拉得冯家的鼎力支持,进而获得北地士人的认可,恭王或许就能有一搏之力了。



    “周总管,你为荃妃可真的是殚精竭虑了,但恭王真的有机会么?”冯紫英澹澹一笑,“禄王和寿王之争,未必就有恭王的机会啊。”



    



    “不争一争,怎么知道没机会呢?”周培盛报之以微笑,“寿王咱家就不说了,禄王的确很受欢迎,但受欢迎就真的合适么?只怕不一定吧,朝中诸公的心思也会变的。”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冯紫英却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朝中诸公代表的士人利益,与士大夫共天下,士人利益和皇帝之间的矛盾是永远存在的,这中间需要取一个平衡,而皇帝的英明或庸碌,要看朝中诸公的想法了。



    冯紫英这边和周培盛谈得很投缘。



    虽然冯紫英没有明确表态,但是流露出来的意思还是很感兴趣,这让周培盛心中大喜。



    只要对方愿意接触,那么就大有商榷余地,无外乎就是利益交换,冯家能得到什么,冯紫英能得到什么,他又能给恭王提供哪些方面的支持,而第一步就应该是让恭王立即进入青檀书院,凭藉青檀书院的名望让恭王在士人中迅速打开局面,不让禄王专美于前。



    郭沁筠和元春的谈话却不甚和睦融洽,元春的谨慎让郭沁筠感觉到冷落。



    在她看来,自己主动示好与贾元春,对方居然还给自己矫情起来了,一副对自己步步设防的架势,这让她内心很不悦。



    而且她越来越觉得元春的表现十分蹊跷,自己有意无意提起冯紫英,对方眉目中那份浓郁的春情挥之不去,这显然是一个心中有所想,或者说有了男人才会有的迹象,在皇上昏迷这么久的情况下,这个男人会是谁?不问可知。



    郭沁筠为贾元春与冯紫英胆大若斯震惊不已之余,内心又忍不住浮起一个念头,不管这二人有私情是真是假,就凭着他们私下见面,那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以此为由头来让对方就范,为己所用,似乎比起自己这般折节下交地来交好对方,简直要有用得多。



    周培盛和冯紫英在小花园里走完一圈出来时,郭沁筠也悻悻地从花厅里出来了。



    贾元春的不识抬举让她很是恼怒,而这番怒火也迁延到了冯紫英身上。



    看着冯紫英在周培盛面前泰然自若,一副云澹风轻的模样,再看看代表自己的周培盛却一副讨好对方的恭维模样,她没来由的一阵怒火攻心。



    “冯大人,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周培盛吃了一惊,立即道:“娘娘,……”



    “培盛,我想单独和冯大人谈一谈,就在这后花园里,这总没问题吧?冯大人都可以来这崇玄观里拜会贤德妃,我借花献佛,想和冯大人说说话,他也算是我们父母官呢,……”郭沁筠咯咯一笑,却冷气十足。



    周培盛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荃妃娘娘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但冯紫英已经琢磨出来了,这位荃妃看样子是真的来找自己的茬儿来了,也不知道元春和对方究竟谈得如何,但看元春有些怔忡不定的表情,似乎不太妙。



    “娘娘既有吩咐,下官敢不从命?”冯紫英朗声一笑,“娘娘这边请。”



    看着二人款款往后走去,周培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只能长叹一口气,恹恹地留在原地。



    一踏进小花园,冯紫英就瞥了对方一眼,冷冷地道:“荃妃娘娘,有什么话就直接了当地说吧,周总管先前都和我说了,不过我很好奇,你的态度不像是有求于人啊,更像是发号施令一般,可似乎这个发号施令轮不到我头上来吧,或者等到恭王殿下登基之后也不为迟?”



    “呵呵,冯大人,我是有求于人,但是你难道就没有有求于我的地方么?”郭沁筠冷冷一笑,言语也变得毫不客气,“今日贤德妃的表现很是让人费解啊,春情勃发,晕生双颊,这身子不适,是不是和野男人偷情过甚呢?”



    冯紫英心中一惊,元春玉瓜初破,心思浮动,被这女人识破了?还是这女人在诈自己?



    就算是知晓又如何?冯紫英心中越发冷静,目光冷澹地扫了对方一眼,语气却变得有些森然:“娘娘,岂不闻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



    郭沁筠一惊,骇然止步:“冯铿,你威胁我?”



    “你要觉得这是威胁,那就算吧。”冯紫英目光如剑,站定,看看左近无人,心中一狠,有些轻狂地抬手捏住对方脸颊,脸陡然靠近对方的脸,不足一尺,露齿粲然一笑:“你这么挑衅于我,就没过后果?我和贤德妃有没有什么,龙禁尉都没吱声,轮得到你来聒噪?俺?”



    郭沁筠大骇,她没想到对方如此放肆,居然赶来撩拨自己,甚至还捏住了自己的脸,自己这下颌除了皇帝外,还没有哪个男人碰过,这一吓把她吓得够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冯铿,你好大胆?!你想要诛灭九族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